第七十四章 拍摄进行中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四章 拍摄进行中

“action!” 镜头中一个身穿囚服的年轻男人躺在地面上,在他旁边是一个门窗,一双沾满了鲜血的手上慢慢从下面伸了上来,摸索了一阵之后,一个男人的头从下面的立方体房间内伸了上来,正是林国斌扮演的警官——陈坤。 发现附近地面上躺着一个人,林国斌先是将下面房间的塞门堵上,然后小心的走过去。一个特写镜头,他伸出手在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年轻男人脖子上按了一阵,然后熟练地在他人中掐了一阵,直到他的身子动了动,他才停止动作,在他脸上拍了拍,“嗨” “咳咳” 林俊贤扮演的建筑师阿海轻轻咳嗽了两声,预示着他将醒来。 林国斌见他有了反应,这才不再理会他,快步的走到旁边的一扇窗口处,爬上去打开然后小心的查看下一个房间的情况。 另一个特写镜头,他的一只抓着墙上栏杆的手臂上青筋暴起,显露出他的心情十分紧张。 似乎是察觉到对面那个房间有危险,他剑眉一皱,旋即将塞门重新推了回去,手脚十分利落的三两步爬了下来,一转身,就看到了背后那个方才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年轻男人坐了起来。他转过身去,林俊贤扮演的建筑师阿海不断的甩着脑袋。 徐帆看到这里,不停的皱眉,“cut!” 他叫了暂停,林国斌跟林俊贤两人以为这一幕过完了,刚要说话,就看到他沉着一张脸,顿时心中一嘎,知道刚才的表演他不满意。 拿着剧本的手点了点林国斌,他道:“我先来说一下国斌吧,刚才你的表演我基本上都很满意,就是最后一点你从上面下来的时候,转身的一瞬间,你少了一个动作。警官这个角色,我要你塑造的尽可能让观众印象深刻一点。所以,在从上面下来转过身却突然发现你刚刚弄醒的那个昏迷者靠在了离你很近的一侧墙角,这时候,你应该明显的表现出一个受惊后的保护性动作,比如身体猛地一紧。你是练武的人,这个动作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吧,我需要警官这个角色在前面的剧情中就要埋下伏笔,证明你是一个很小心又对身边一切都不信任的人!明白吗?” 林国斌思考了一阵,在脑海中想象了一阵,点头,“导演,我明白了!” “接下来再说靓俊吧!”徐帆走上他跟前,“靓俊,我之前跟你说过,你演戏的套路中还停留在拍电视剧时学得那套。比如刚刚,你刚从昏迷中醒来,还有些意识不清的。电视剧里你可以通过不停的摇头等夸张性的动作表现你的身体很不舒服,但是电影里你这么做就有些太生硬跟做作的感觉了。小屏幕跟大屏幕是截然不同的,受众面也不同。电视剧里你的演技不好,那些阿婆之流少有人去议论,家庭主妇跟年轻人更多关注的还是剧情跟明星的帅、靓。”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说道:“电影跟电视剧不一样,受众面更广,几乎覆盖了绝大部分的人群。看得人多了,要求跟评论也就多了。看电影观众比电视剧更加在意剧情的合理很流畅性,以及演员的演技。比如刚刚从昏迷中刚醒来,你应该表现的更加真实一些。什么叫真实,刚醒来的你意识都还很模糊,所以你的眼神要发散一些、呆滞一下,动作要尽可能的少。真实” 几个主要角色里,林俊贤是戏份最少但仍是他最担心的两个人之一,因为他的表演十分生硬,演技受到电视剧的影响太深了,而且一直都没有改变的意思。之前他在签下林俊贤之后,去租了几盘他出演的电影录像带看了一遍,从他早年拍摄到今年拍摄的。整整横跨了七年,令他感觉到遗憾的是,他始终没从电影中看到林俊贤的演技变化。这恐怕多少也跟香港电影的粗制滥造有关,一味的追求拍摄速度跟低成本,却忽视了对演员演技跟剧情的研磨。 林俊贤面上也不好看,他才初登场就被ng,而且,导演再三的提醒他,他的演技存在一定问题,这令演了多年电影跟电视剧,基本上没遭遇这么严厉指责的他多少心里不是些滋味。他皱眉想了一阵,才道:“导演,我可以再试一试吗?” “ok?” “ok!” 徐帆多看了他两眼,才拍了拍手掌,“各就位,从国斌走下来开始重新开拍!” 电影重新开始拍摄,林国斌重新回到墙壁上,动作麻利地三两下就从墙壁上下来,转过身去的一瞬间,发现方才那个还昏迷的年轻男人不直到何时已经爬起靠坐在他不远处的一处墙角。 一个特写镜头,一瞬间林国斌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整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突然弓着身子握紧铁拳,不过很快就松开了。 “cut,过!” 徐帆率先跟着鼓起掌来,林俊贤这一幕的扮演多少还有些生硬的感觉,不过他那有些生硬的表情在这一幕里却还算得体,毕竟是一个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人,不可能有太多的表情跟动作的。对林俊贤,他只能说还可以,但是对于林国斌的那一组反应,他就很满意了。 “靓俊,你要多揣摩下剧本里,建筑师阿海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该塑造一个什么形象。刚刚你的表现不错,虽然还有些生硬,加油!” “是,导演!”能被导演夸奖几句,这对于刚刚还在挨骂的林俊贤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了,他的脸上顿时多了些笑容。 徐帆看向林国斌,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很用心拍戏,加油。天道酬勤,整部电影你只要能一直维持刚刚的表现,一定能收获观众的口碑跟好评!” 林国斌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到没有林俊贤那么激动。 “一峰啊,去通知下其他人集合化妆,让海味准备,我们接下来要拍她出场的那一幕剧情了!” “好的,导演!”他的助理王一峰应了一声,爬出立方体,去外面的仓库休息区通知了 ‘逃出立方体’的拍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徐帆的拍片速度让石坚这些老戏骨都惊叹不已,他们常常都能感觉到,他像是什么场景什么镜头都已经印在脑海中一样,在拍摄之间就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根本不像很多导演在拍摄时要不断的根据出现的新问题重新做调整。他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之前只拍过一部电影的新导演,丰富的经验竟然不比一些拍摄了多部电影的老导演差多少。 不过,他们也发现了。徐帆是个无论什么剧情都力求做到最好的人。他对于演员的演技要求十分好,往后拍摄的一些天里,不仅林俊贤被他多次叫停进行重拍甚至训斥,就连老前辈石坚的戏都重拍了两次,按他本人的说法,就是为了力求做到最完美。 因为脑袋里有曾经看过十数遍的原电影可以作为参考,‘逃出立方体’在他的执导下拍摄速度很快,很多幕的剧情基本上都是如流水线一般一次过,而且在很多细节方面都是把握得相当有水准,这也让这些老戏骨们怀疑,他真的真是第二次执掌导筒吗,太了不得了! 然而就算是有参考跟经验,电影剧情一样会出现进展缓慢的时候的地方。比如在拍摄智障者阿呆出场的时候,吴镇宇的拍摄就令他十分不满意,他对于这个角色的表演要求很多,不仅要从他的行动上表现出这个角色的呆跟傻,他还要求吴镇宇从气质跟眼神上表现出来。可惜,他的要求有些太高了,以至于连老戏骨吴镇宇都被ng了六次,才得以继续往下拍摄。 有关立方体内的道具杀人效果的处理也是令徐帆不满意的地方,道具的表现很不够。从最初的初醒者刚出场被网状机关杀死,到石坚扮演的老迈国际大盗用鞋子试探火焰机关,再到他被强腐蚀液体机关杀死。道具组的表现都令他十分不满意。在香港的电影中极少出现过分血腥的镜头,‘力王’之类的电影也就那么几部。哪里像好莱坞电影一样,从活死人系列到各种变态杀人狂等等,创造了无数经典的‘死亡’镜头。 因为死的‘经验’不足,香港这边的道具组对死亡的处理还停留在身上中了枪、挨了刀,随便泼一点糖浆、番茄汁的地步。这导致他们在设计假死人道具跟布置死尸场景上的经验很不足。 结果最累的还是徐帆这个导演,他不但要做好了导演的工作、分配剧组的资金跟采购,为指点演员指点符合他要求的演技,同时还要分神亲自关注道具那边。所以,拍摄了一周之后,剧组在磨合的过程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都令他成为了整个剧组里最拼命的一个。拍摄速度自然就缓了下来,人也累得够呛。 ‘逃出立方体’里的全能场景很多,尤其是在主演六人众先后登场之后,很多时候拍摄都需要将四个、五个处于不同位置的演员全部框在里头。而且徐帆还要求他的摄影师在一个镜头里拍摄出几个主演的细微动作跟眼神变化,从而通过静态描写让拥有上帝视觉的观众在不经意之间开始为各位主演的命运而担忧。因为他们只要留心去看,很容易就发现警官他们几人在不断的试探性逃生之中的心理活动跟变化。警官掩饰很好的阴厉跟自私,电影中的诸位主角尚且没有发现,但是观众却能通过他所拍摄的电影中做出的一个个暗示,明白警官的危险性。 这就足够了! 前一世,那部电影的出现不仅是独立电影史上的一个传奇,也引起了众多专业影评家的关注。关注的多了,它的一些缺点跟不足都暴露了出来。比如因为那部电影的导演功力不够,导致几个剧情人物的性格交代的不够齐全,电影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几个剧情人物心理的各自转变太快,也是另一个硬伤,尤其是警官这个男一号。 重生的徐帆也算是拥有上帝视觉了,他虽然现在是镜中人,却曾经跳出镜子去看镜里的人物表现,自然力求完美的要填补上原剧中的一些硬伤。 他在拍摄时不但与各主演尤其是林国斌的要求最是苛刻,而且还多次提示摄影师,通过多角度跟特写对警官跟各剧情人物的心理变化给予静态描写。 这是一项相当复杂的拍摄工作,不仅徐帆很累,就连掌镜的杜可风,也是叫苦连连,在加盟‘逃出立方体’剧组之前,他还从来没有拍摄过如此繁杂的场面,无数演员的表情跟心理变化,无数个承前启后的连环暗示,都要在一到两组镜头里就表现出来,在香港也就只有他这样的少数几位王牌摄影师,才能勉强达到徐帆的要求。 毕竟,因为对幕后工作人员的不重视,香港的幕后人员技术明显跟好莱坞不在一线的。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的导演跟演员去了好莱坞尚能有所发展,但是香港的幕后工作人员如杜可风去了好莱坞,没多久也因为拍不上电影,几乎给废掉了。 徐帆对他的第二部电影的高质量要求,从主演到剧组人员都是为此叫苦连连。密室类的电影本来拍摄难度并不高,看看‘死亡游戏’就知道了,甚至可以说十分简单。‘逃出立方体’也是属于‘密室类’,但是在导演的高要求下,虽然电影开机之后不久,拍摄速度就放缓了下来。不过一部比之原作更加完美的佳作,提前数年诞生在香港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上一篇   第七十三章 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