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细节处理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五章 细节处理

‘逃出立方体’的剧情结构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六人众遭遇未知强大势力的绑架,在自己不知不觉之间,被投入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立方体世界中,然后在种种陷阱之下苦苦挣扎摸索求胜之路。 其实密室类题材的电影剧情都谈不上复杂,徐帆的上一部‘死亡游戏’是如此,这一部电影‘逃出立方体’剧情严格说来比‘死亡游戏’还要简单。 原电影是部小成本、大成功的优秀典范,它的精彩之处在于大胆的想象和诡异的风格,密室逃生的创意也突破了以往该类型影片的窠臼。 比起欧美的一些纯粹卖弄血浆的恐怖片,这部电影无疑处理的要高明很多,用机关创造各种各样的杀人方法和死亡场景毫不含蓄,给观众带来裸的视觉震撼的同时,有隐晦的在‘逆境’的情况下,狠狠对人性进行了一番的考验。开篇一个跑龙套被锋利的钢丝网格切成了小方块,国际大盗被药水腐蚀了脸部完蛋之后,剩下的死亡就基本与密室无关了,被关的人之间开始互相猜忌、排挤、残杀,用电影来表达人性中的善与恶。 徐帆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遗憾原导演当时的经验不足也太年轻,表现手法上的稚嫩,使得各个角色在心理转化上显得比较牵强。 警察是被困众人中的最强实力代表,也是最不稳定的因素。他先是作为众人依靠的领导者,而与护士的冲突导致他突然转变成反派,意图非礼女学生,殴打建筑师,后来又杀死了女学生。这个转变是影片最大的硬伤,毫无铺垫,太过突然。而对于观众来说,电影也没有留下思考的空间,完全是被角色通过一大堆数学理论牵引着走下去,从而丧失了密室推理电影的一大乐趣。 所以,导演想通过表现人性来提升电影品格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水平的不足反倒使得开始时建立起来的惊悚感被削弱了很多。这也是徐帆一直都在努力试图改变的事情。 徐帆新版的‘逃出立方体’拍摄,自然是‘继承’了原导演所创造的故事框架及大致脉络,然后从细节处进行优化,主要就是增加警官及几位主演的心理转变,补上了原作的缺陷。 就如眼下这一幕剧情,傻子阿呆加入了几人后,警官跟护士争辩这个立方体是谁建造的。 原剧情中,这一幕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拍摄完成,除了几句简短的对话,基本上都是一次就过。不过到了徐帆手上,他整整用去了两天的时间细心拍摄这一段剧情,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一幕剧情中如果细化拍摄,增加几个主演的眼神跟心理反应,将能很好的起到承前启后,接连前面跟后面整部电影几个主角变化的作用。 徐帆手拿着剧本,站在监视器中自信的看着几人的表演。 周海媚扮演的护士从绿色的房间中爬过来,还没见到她的人声音先响了起来。 “你说,我们会不会是落入了什么国家跟邪恶组织的手里,被用来做一些实验?”周海媚的声音,音量高了不少,即快又显得有些急促,让人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声音的主人现在正处于情绪不稳定之中。 “你在说什么?”林国斌的声音,很平淡却仿佛因为女大学生解开了房间的数字秘密,略带着一点兴奋的情绪。 “我是说这么大的东西,他们建造在哪里,又是如何能够不被发现的!” 似乎是因为自己被质疑了,周海媚的声音更加局促。 周慧敏出现在镜头中,镜头一闪而过,指向了抱着双臂站在后面的警官跟周海媚两人。一个特写镜头,周海媚额头上满是汗水,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精神显得特别亢奋。 “你怎么了,不舒服?”林国斌询问道。 “没事,只是我的生物钟告诉我,该吃药了!”周海媚深吸了一口。 建筑师阿海插嘴问了句,“什么药?要不要紧?” 她摇了摇头,只吐出三个字:“安卡丁!” 两个特写镜头分别出现,周慧敏惊讶的转过头来看了周海媚一眼,而林国斌则眼睛一眯,看了眼周海媚目光最终停在了周慧敏身上。 光是这一组几个复杂表情及心理的微变化,徐帆便亲自指点及指导他们拍摄了一整天,这才在重拍了第三次之后,得以通过。 拍摄还在继续,周海媚走到林国斌身边,“你有没有想过,你纳的税都花到哪里去了?” “缴纳医保!”林国斌明显在打趣。 周海媚怒视他一眼,吸了口气才平复了心情,继续说道:“这么大的工程,只有政府那样的庞大势力才能够完成?” 另一个特写镜头,建筑师阿海在听到她的自以为是的分析时,转过身来,嘴巴微微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说又转过身去了。 一个人很正经的想表达自己的看法,可惜另一个却一直在有当无的听着。林国斌打趣她,不无嘲讽的道:“培琪,那你认为是哪国政府有能力建造这个庞大的建筑?苏联?美国?日本?德国?还是英国?(世界五大经济强国)哦,很抱歉,我忘记苏联已经在去年解体了!” 被他一阵嘲笑,明显周海媚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与他争辩道:“那你认为我们现在待在的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来的?”她的声音又高了几分,显然十分不高兴。 林国斌耸了耸肩,“鬼才知道呢,也许是外星人?就是异形里面的那些铁血战士的迷宫游戏(徐帆设计台词时故意弄错,以显示林国斌知识匮乏)。也许是那些世界超级富豪的玩具,我最近刚看过一本介绍红盾家族的书,据说英国有个罗斯柴尔德家族,从几百年间就控制了英国跟欧洲的货币发行权(又是台词故意设计错误),外界猜测他们家族至少控制五万亿英镑的财富!” 一个特写镜头,当说到‘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了英国跟欧洲货币发行权的时候,林国斌明显有一个咬牙切齿的凶厉表情,似乎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富十分向往,烘托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 周海媚一阵有些癫疯状的大笑,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出林国斌在开玩笑,反而十分认真的追问起来,态度一改之前表现的那么温柔跟安静,有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周慧敏在这个时候查看完了房间的数字密码,高兴的说了一句,“这里安全!” “哈哈!”周海媚带着大笑,扫了林国斌一眼就往前面走去。 又一个特写镜头,此时隐隐已经成为了这组人的核心跟领袖的林国斌被她当着一群人讽刺的了一通后强忍怒气,望着她的背影,额头处猛地跳动了一下。 “ok,你是警察,智商真是简单!” 一边继续讽刺林国斌,周海媚爬过塞门,进入了那个红色的房间中。 这边房间里,在那大学生的关注下,林国斌面无表情的嚼着嘴里的纽扣。镜头转向红色房间内,刚刚爬过去的周海媚突然间捂着脖子挣扎了起来,林国斌等以为那个房间里有毒气,让她赶紧爬过来,才知道竟然是她因为笑得太厉害,把纽扣给吞了下去。 摄影机转向了塞门这边,只有林国斌跟趴得很近的周慧敏两个人的镜头中,林国斌对着跟他一起趴在塞门处的女大学生周慧敏小声问道:“安卡丁是什么药?” “一种镇定剂,用于治疗抑郁症,对精神过度亢奋也有抑制作用。我以前因为高考无法休息的那段时间吃过,效果比安眠药好!不过副作用也很大,一旦停了药就会”周慧敏小声为他解释了一番。 镜头里,林国斌嚼着纽扣的动作突然缓慢了下来,他通过塞门看向红色房间里的周海媚,嘴角一抹冷笑一闪而过。

下一篇   第七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