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六章

进入三月中旬,伴随着金像奖即将到来,香港娱乐媒体各报刊上都给予了极大的篇幅报道。 香港电影金像奖创立于1982年,当年正值香港电影新浪潮蓬勃发展之时,金像奖的设立大大鼓舞了电影人的创作,让香港电影佳片涌现。这几年随着香港电影的持续发展,金像奖在东南亚甚至整个亚洲地区,都成为了含金量十足的一个奖项。 徐帆对于金像奖也持有一定的关注,对,仅仅只是一定限度的关注。 作为华语电影圈最重要的奖项,徐帆纵观过它的发展史,很难说得清楚是好还是坏。对于自己能够破格在自己执掌的第一部电影就获得提名,他也仅在最开始收到了香港金像奖协会发来通知时高兴了几天。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届的金像奖过去多半是要给人做陪衬的,用后世的一句曾经流行过的话,他就是去打酱油! 没办法,这些天来他逐渐的也知道了一些自己受邀参加第十一届香港金像奖的内幕,原来他是作为香港导演协会跟香港金像奖协会之间的妥协产物。他是通过刘德华的关系,再加上反黑大游行时结交了现任的香港导演协会的会长陈欣健,并递交了申请,成为了香港导演协会的审核导演之一。虽然他还不是导演协会的正式成员,但陈欣健依旧为他争取了一些福利,即向金像奖协会施压,要求地域保护主义观念很深重的香港金像奖协会,将他的作品纳入了评选范围之内。 香港金像奖这个时期的地域保护主义色彩还是很重的,以他内地出身的身份,就算是参加了也多半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徐帆对此倒也看得开,所以当金像奖协会提前一周对外界媒体公布了各奖项的提名信息时,他也只是接受了刘德华等几个圈中朋友的恭喜,但是却拒绝了媒体的采访。徐帆一直相信,媒体都是高端黑,他现在若真是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等到一周后香港金像奖颁布时,他若是一奖未得。他是毫不怀疑现在把他追捧上去的媒体,会进行的拿金像奖说事,对他进行摸黑的。 接受了刘青云等几人的邀请,晚上几个朋友小规模的搞个聚会,为他庆祝获得三项金像奖提名。 今天徐帆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一方面是因为电影拍摄的很成功,按照目前的进展来计算,不出意外主戏能在二十到二十五天内完成,因为这部电影不仅需要用到电脑特效,后期剪辑也是重中之重。所以,他准备留出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用于后期的制作跟广告宣传。拍摄的顺利,令他想不高兴都有些困难。 当然,他的好心情还有一个,‘死亡游戏’在台湾上映的第六周票房已经出来了,尽管第六周的周票房已经跌到了只有413万新台币,跌幅逼近30%,不过加上前面五周的总票房之后,死亡游戏在台湾上映六周总票房已经达到了3860万台币(919万港币),以仅次于刚刚落画的斯皮尔伯格的铁钩船长(5012万台币)票房,暂时高居台湾92年总票房排行榜第二。尽管台湾那边缩减了部分院线,不过学者机构公司承诺的第七周的上映已经开始,徐帆的第一部电影‘死亡游戏’在台湾突破四千万的总票房已成定局。 尽管此时上映第三周徐克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又创佳绩,在台湾三周总票房突破3000万达到3107万的高位。不过台湾媒体最近最喜欢做得事情就是把他的‘死亡游戏’跟徐克的‘笑傲江湖’摆在一起比较。也难怪了,尽管以目前的热卖来看,徐克的‘笑傲江湖’在台湾突破五千万票房毫无压力,但是这部电影的总制作费用高达两千四百万港币,应用了不少的电影特效技术。但是明显不如制作成本只有百万港币的‘死亡游戏’赚钱更多。也难怪台湾媒体跟香港诸媒体一样,喜欢拿‘死亡游戏’更当前热卖的电影作比较了。 徐帆的好心情还有一个,他的电影终于在日本上映了。此时的港澳台地区的时尚圈是受到日本时尚文化的影响,但是影视圈却是日本受到香港影视节目的普遍冲击。所以‘死亡游戏’在香港、台湾跟东南亚地区的热卖,也通过日本媒体传到了日本国内。此时的日本还是亚洲第一经济强国,泡沫经济虽然已经开始影响到日本人的生活,但是日本这个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富裕自然是不必说的。东宝在将‘死亡游戏’引进了日本之后,已经完成了日语翻译的工作。3月15日‘死亡游戏’正式登陆东宝院线上映,覆盖日本七成以上的城市跟地区的观众都能够进入当地的东宝院线买票观影。 因为日本特殊的工作阶层,导致支撑起日本票房的有两大群体——以中学生跟高中生、大学生为主体的日本年轻人集体;跟以闲来没事上影院找温馨、养眼跟虐心的家庭主妇集团。可怜的日本男人们却要承担工作及养家糊口的重任,所以进入电影院观影之类的休闲活动几乎与他们无缘。反而是他们辛苦赚钱养活的其他家庭成员成为了主流观影阶层。 很明显‘血腥+惊悚’并不适合大多数家庭主妇的选择,不过日本的开放民气跟对恐怖、鬼片的追捧,令‘死亡游戏’意外的获得了r-15评级,而不是徐帆最担心的r-18,这就令绝大多数喜欢猎奇的年轻中学生跟高中生都能进入院线观影,为‘死亡游戏’在日本的热卖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受到东南亚各国及地区的口碑影响,‘死亡游戏’斩获了日本报纸调查的三月最期待的外语片电影第二名跟最期待港片第一名的结果。恰巧3月15日这一天正是日本星期天,而周六、周日两天一直都是日本票房最火爆的时候。种种利处加诸于身,‘死亡游戏’登陆日本首日斩获3127万票房(357万港币)仅次于新近登陆日本的‘反斗智多星’的5121万的票房跟在日本大卖一周的红粉联盟的3585万的票房,登陆日本首日便跻身周日单日票房第三位。 日本那边东宝院线的消息反馈过来之后,对于输给了‘反斗智多星’跟‘红粉联盟’,他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谁让他的电影倒霉的撞上了目前在美国已经创造了一亿两千多万美元票房的大卖之作——反斗智多星。至于‘红粉联盟’力压‘死亡游戏’一头,他也只能自认倒卖。日本作为世界第二大的棒球大国,棒球题材的电影‘红粉联盟’在日本受到各界的普遍追捧。 往后的几日里,死亡游戏日票房在日本都能维持在500万日元以上,尽管没有上映首日的成绩,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在日本获得了媒体跟年轻代不少观众的喜爱,也算是他的一点收获了。在日本港片近几年来受到的追捧度逐渐下降,主要还是因为日本人喜欢猎奇,而香港能够打入日本市场的除了黑道电影、武打跟赌片外,其他电影多数都因为文化差异很难大卖。猛地出现了一部类好莱坞风格的新奇港片,也难怪能在日本斩获不菲。 日本有媒体将‘死亡游戏’在日本的票房预测夸张的提到三亿日圆,尽管连徐帆本人都很怀疑‘死亡游戏’能不能在日本总票房突破两亿,不过受到追捧总是好的,他还巴不得在日本能够狠狠赚上一笔呢。 距离香港金像奖的开幕只有三四天的时间了,频繁传来的好消息令徐帆这几天的心情都还不错,这一日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拍摄完周慧敏扮演的大学生发现了立方体的建造者是使用几何学中的‘笛卡尔坐标’对每一个立方体房间进行编组的剧情后,大家全都累得虚脱了,以至于徐帆不得不提前半个小时宣布结束上午的拍摄,进行休息。 数学学得并不好的徐帆,当初为了完善剧本,在回南京过年的半个多月里还为此拜访了几位老教授,已经在他们的帮助下,把剧本中可能的漏洞给填补上了。不过饶是如此,这么复杂的剧本饰演起来难度还真不小,周慧敏在拍摄过程中接连出错,老戏骨吴镇宇都被他ng了十数次,跟别提林国斌、周海媚、林俊贤等人了。 午餐休息时间,陈家瑛来看周慧敏,并且给她带来了一个饭盒,装得满满的都是日式料理。香港唱片这几年十分不景气,陈家瑛已经为周慧敏做了安排,不但为她接受了日语老师,还为她请了日本料理老师,希望她能尽快适应日本文化,为进军日本歌坛做准备。同时,周慧敏也接到了tvb的邀请,将加盟大时代剧组。这段时间来在徐帆的剧组她受到的压力不小,这导致她的胃口一直不佳,只有些清淡的日本料理才能让她胃口稍微好一些。 跟陈家瑛简单的聊了几句,徐帆在她们旁边坐下,就周慧敏将饰演的角色一些需要做到的地方给予指点。过了一会后,他才拒绝了周慧敏的邀请去领自己的盒饭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