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陀地费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七章 陀地费

因为今天上午下起了雨,徐帆他们的午餐都是在仓库内。 一上午的紧张拍戏之后,就连剧组的几位多愁善感的女星都累得只想抓紧时间休息,哪里还有那个心情出去欣赏什么雨天美景。 徐帆最近这两天一直在为一件事情烦恼,就在前两天,他通过黄郎维的关系联系上了一个手段通天的水蛇,通过偷渡的方式,将已经抵达了深圳的他跟大黑等人的第一批战友成功带到了香港。尽管为了这三十二人他付出了三十万港币的高价。不过被黄郎维‘邀请合作’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重生后一直不愿意再将主动权交给别人掌握的他,宁愿多花一些钱,也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王连长几人并没有在这一批人中跟来,被他继续留在内地继续招募退伍军人。 刘德华上次跟他提到希望能通过他的关系,从内地招一些退伍军人当保镖的事情给了他一些灵感。他记得未来几年是香港最混乱的时期。不少本地黑社会因为担心回归之后遭到内地清理而频繁作案出走,大量的富豪或被绑架或被勒索。这其中闹得最大的一件案子,莫过于香港及华人首富李嘉诚长子被绑架,巨匪张子强勒索十亿巨款。在未来几年中,香港富豪、高官基本上都上了黑社会的黑名单,可见未来几年香港混乱成个什么样子。 历史上因为刚回归,加上香港人对内地的敌视。为了维护国家形象跟一国两制的承诺,未来几年间内地都不可能大规模的出手对付香港黑社会,主要还是以拉拢分化跟安抚为主。表现最明显的莫过于中央某位政治局巨头在九二年随邓公南巡时在深圳秘密收了新义安大佬向华强为义子。这也是为什么九二年后新义安在香港愈发骄横的原因。 一个混乱的香港对于未来将立足香港发展的徐帆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现在只是个小人物,但是穿越带来的金手指让他掌握了这个时代权势跟财富百倍、千倍于他的人都不知道的未来信息,这也令他意识到了,他之前头痛的如何安置那些退伍军人有了一个更好的计划,在未来等他有足够的资本之后,成立一家保全公司也不错。 当然,徐帆这两天烦恼的事情并不是这一件。当黄郎维找上他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现在暂时隐身幕后避开外界窥视目光的计划破产了。既然香港黑社会已经有一家盯上了他,那就代表可能还有更多的。以小搏大,一百万的成本拍摄出的电影在港澳台、东南亚甚至日本大卖的事情现在是如何也遮掩不住了。那些较大的公司都忍不住眼红向他发出邀约,希望他能加盟自己的电影公司。更别说香港那些半毛钱从身边飘过都不愿意放弃的黑社会了。 要不要现在就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呢? 这是他这两天头痛的事情,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他就将自己摆在外界的视线里,至少中小势力要打他的主意,也要自己掂量下舆论跟各界的态度,毕竟现在香港还在严打之中,每天都有不少的麻将馆、赌馆、夜总会被警察光顾。 不过他要是在这个时候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毫无疑问外界关注他的人将更多。毕竟一个内地来港才刚一年,只靠着执掌导筒拍摄了一部小成本电影后就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要说赚不到钱,谁信! 犹豫的心情困扰了他几天了,如果可以徐帆不想跟那些黑社会打交道,但是在香港你却不可能不跟他们打交道。不过他的这种犹豫心情并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发生的一件事,终于让他做出了选择。 今天中午大家乐那边送来的是叉烧肉饭,比较清淡的一种盒饭。饭才刚扒了两口,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徐帆皱了皱眉,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站起身来问了句:“怎么了?” 他朝着吵闹声大作的门口处走了过去! 仓库外正站着一行十几个面色不善的汉子,或半披着外套或者干脆着上身,年龄看上去都不大,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徐帆刚走出来看到这一行人跟地上躺着的两个工作人员顿时脸上就变了色,“怎么回事?” “导演,他们说要来收我们剧组的陀地费!”一个脸上被扇了一巴掌,面上还顶着个血红色巴掌印的年轻工作人员小声跟他说道。 “什么!”徐帆脸色顿时变了,他是知道香港的一些地痞、流氓到处跟剧组捣乱收什么陀地费的,只是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毕竟这一段时间来他一直都呆在这老工业区内拍摄,平时也很少接受媒体参访什么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发现他们在这里拍摄电影。 一个身上纹着一条狰狞怒龙,右臂还纹了个‘信’字的年轻黄毛走了上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你就是导演!” 他往地上呸了一口,抹了抹嘴坏笑,“我们是来收陀地费的,这附近是我们14k的地盘,识相点赶紧把钱给了,道上的规矩你要是不遵守,可别怪我们弟兄不给面子!” 站在他背后的十几人哈哈笑着围了上了,看徐帆的样子就在待宰的肥羊一样。甚至有两个还威胁着从身上摸出刀子比划,一个壮汉双手握紧骨节一阵阵的劈啪作响,配合竟然十分默契,显然不是第一次收陀地费了! “14k,你们老大是谁?” 徐帆哼了一声,这帮子混混的话他是不会全信的。在香港收电影剧组陀地费的势力很多,有名有姓的三合会各组织在收,一些地方好吃懒做的小混混、地痞也在收。真要是14k的人他或许也就暂时服个软了。但是要是些地方小混混,可就是另外一处回答了。 随着他在内地招募的退伍军人的到来,现在面对这些个想敲诈他的小混混之流,徐帆底气可是十足十的。现在他剧组里就有十来个退伍军人看场子,大黑跟另外几人都是会打的好手,这帮子小混混他们能够轻松收拾掉。 给一旁的大黑使了个眼色,他默契的回仓库叫人去了。那年轻飞仔斜眼看着他离开却浑不在意,脸上更是蛮横的上前一步,伸手点着徐帆的胸口,“怎么?道上的规矩不愿意遵守是吧?弟兄们,抄家伙给我砸了他的剧组!” 许是身高不如徐帆,昂着头看他让那年轻飞仔十分不爽,猛地推了他一把,令徐帆踉跄后退两步。他回过头高吼了一声,顿时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等等!” 徐帆怒吼了一声,几个抽出了大砍刀,就要往仓库里冲的飞仔下意识的停住,看向了他。 林国斌这时候也赶到了,“你们什么意思,跟谁混的,来我们剧组收陀地费?”他是武师出身,出来时就发现不对了,从仓库里抽了根木棍带身上。 “你唬我啊,小子。”领头那飞仔手持一把砍刀指着林国斌,“老子就是西联堂的金牙飞,杨家安是我大佬。识相点上二十万陀地费我保你剧组安全,不然你们的电影不用拍了哼” 他斜眼看了眼仓库那边一脸煞白漏了个脸的周海媚几女,淫笑道:“呦,还有几个上等货,不知道拉过去卖红磨坊,妈妈桑能给多少钱!” “你找死!” 当着他的面威胁自己剧组的明星,还一口威胁就是二十万,看来这群混混是来拿他当大头讹诈的。来港几个月,香港一些有名有幸的黑社会收陀地费也都在一万到五万之间,他并不是一点都不了解。 徐帆怒急直接一拳对着领头那飞仔的鼻梁轰了过去,那恐怕是根本没有想到徐帆他们这些电影人敢反抗,只听一声骨节脆响跟惨嚎声后,鼻梁骨直接给徐帆打塌了。面上血水、鼻涕、泪水一片。 “草!” “抄家伙打!” 领头被打,十几个混混顿时怒了,直接朝着砍刀、棒球棍冲了上来。 “大黑,给我照死打!” “上,别给老板丢脸了!” 原来徐帆余光看到大黑他们个个提着钢管、甩棍赶到了,他们这边不算剧组人员也只比这群混混少一人罢了,而且比起毫无章法的混混,个个都是内地军队里混了几年的老兵油子,对于打架可不陌生。大黑他们一加入大都之中,很快就麻利的放到了几个,混战并没有持续几分钟,冲突才不过刚发生,很快就落下了帷幕。他们这群人里,除了一个老兵不小心被一个混混偷袭从背后砍了一刀外,基本上都没带伤。徐帆两世都没少打架,混战中虽然被踹了几脚却没受伤,反倒给让用甩棍又放倒一个,也算是爷们了一把! “呸!” 用脚踩着那个领头的飞仔,徐帆呸了一口,用力又踩了他几脚,“就这点能耐也出来学人家收保护费!” “你他娘的有种,我们14k不会放过你们的!” “嘭!” 徐帆又是狠狠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把他踹出了几米远。 “导演,够了!”林国斌上来拉了拉他,“别做绝了,小鬼难惹!” 他小声的提醒一句。 徐帆微微点头,“大黑,把我的电话拿过来!” 大黑方才头上不小心挨了一铁棍,晃着脑袋把他的移动电话拿来,徐帆熟练的拨响了黄郎维的电话。 他之所以主动挑事不是一点原因都没有的。这群混混一张嘴就要二十万,不说这钱比道上的潜规则多了几倍。以他的经验,恐怕就算是他给了钱,日后也少不了被骚扰。他们电影少说还要再拍摄一周左右的时间,恐怕还要被他们骚扰到。倒不如果断出手打了再说,14k这边他刚好认识一位大佬,比起杨家安这种他连听都没听过的小角色,黄郎维兄弟可是真正的大佬。 权力不用过期作废,反正黄郎维今年五月就要死了,现在不多用用他,徐帆也感觉对不起自己这些天来每天撰写剧本被杀死的脑细胞。 “喂”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黄生,是我!” “哦,帆仔。怎么找我有事?” 给大黑使了个眼色,让他把那个被踹出去的飞仔拎起来。 “黄生,你们14k有个西联堂吗?” 嘴角带着冷笑,徐帆看了一眼那个自称金牙飞的飞仔,声音突然高了许多。 “西联堂嗯,好像有这么个堂口,老大叫杨家安外号细鸡。怎么,有人找你麻烦?”电话那边黄郎维询问道。 “嗯,刚刚我这边的剧组,来了十几号人,说是西联堂的人来我剧组收陀地费,一口价要二十万,还要把我这边的女星拉出去卖!” “嘶”电话那边黄郎维也抽了口气,“这细鸡疯了,一点规矩都不懂!” 对于黑社会而言,香港电影就是他们的肉鸡,但是少有杀鸡取卵的行为。黄郎维的天成影业拍摄的三.级片邀请的女明星也都是主动愿意露的艳星,黑社会入侵电影界是不假,但一些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不然真把香港电影给弄死了,大家都没钱赚了。 “算了,细鸡那边等会我让人过去警告一下,一个小堂口而已,百十号人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闹,也该警告一下了!你那边不要紧吧,要不要我派几个弟兄过去一趟!” “那我就谢谢黄生了,我这边有些武师在,区区十几个混混已经收拾了。对了黄生,东西我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样吧,二十三号派个人到我住处来拿吧!” “行!”那边一阵爽朗的笑声,“那我可就要谢谢帆仔你了!” 电话很快挂断,迎着金牙飞惨白的脸色,徐帆冷笑连连。 “西联堂是吧,会有人去跟你们商量这件事的”

上一篇   第七十六章

下一篇   第七十八章 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