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金像奖来了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二章 金像奖来了

岑建勋的玛维利克制片公司其实就是个空架子,除了几张桌椅跟几个雇员外,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一如这个时代香港众多的皮包电影公司一样。 如果不是有岑建勋这个人在,徐帆对它根本看不上眼。 不知道是不是不看好他的决心,岑建勋只是微微思考一会就接受了他两百万收购玛维利克的提议,没有接受公司的股份。按照他的说法,他之所以愿意接受徐帆三个月的聘用,还是对他的新电影跟他如何走出一条不同于其他电影公司的全新道路感兴趣。如果他的新电影没有他说得那么卖座,他会在三个月后离开这家公司。 显然岑建勋一直还对89年的那件事耿耿于怀,以至于一向支持邓公的他现在也对即将回归的香港失去了信心,有了移民的意思。 还要多谢香港这边的高效率,玛维利克的过户手续很快完成了,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了公证后,已经完成了转让手续。 新的电影公司名字将被改成‘曙光电影制作公司’,玛维利克或许有什么引申含义,不过总没有‘曙光’来得简单实用。曙光既指破晓时的阳光,又能隐喻他的电影公司将为逐渐没落的华语电影带来新希望,虽然名字很俗,不过徐帆很喜欢。 跟岑建勋完成了交接之后,徐帆才发现200万港币收购除了几张办公桌跟电话还有个招牌外一无所有的皮包公司‘玛维利克’其实并不多亏。岑建勋在今年一月刚跟‘第一太平戴维斯集团’续了一年的合约,也就是说在明年一月到来前,从2001-2003室约317平方米的办公场所他都不需要再行付费了。在香港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奔达中心的租金赫然高达1260元/㎡/年,光是这300多平米的办公场所未来一年的租金,他就可以省去近40万港币。 对于管理徐帆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让他管理一个剧组还行,但是管理公司他可真不是块材料。所以,在公司组织上他只保留了董事长的身份,虽然目前公司暂时只有他一个股东,不过他也可以成功隐身幕后,把来自各势力的觊觎都推给岑建勋,让他这位昔日的娱乐大亨应付。 曙光电影的总裁岑建勋暂时接上了,香港电影这几年的辉煌在明眼人的心中已经有了死亡前回光返照的兆头了,靠着大量的粗制滥造跟跟风之作哄抬起来的票房已经在外埠将香港电影数十年才打造出来的口碑消耗的厉害。岑建勋亲眼见证了香港电影几十年的发展史,对于港片走向死亡深感痛心。他现在也确实好奇这个年轻人能给香港电影带来什么改变,他的自信到底是什么。 一个公司更名手续十分繁琐,不是一天能够完成的手续了。尽管新公司的电影的名字已经递了上去,不过保守估计没有三两日的时间,港府那边相关部门很难完成。完成了交接手续之后,两人一并签订了三个月的雇佣合约,其他诸如资金注入、战略讨论、招募雇员等等却还要等几天。原因无它,因为今年的香港金像奖来了! 1992年3月24日,比他记忆中似乎晚了一两天,香港第11届金像奖在香港文化中心正式举行颁奖典礼。 3月底的香港,天气已经闷热起来。挑了一件买来之后没怎么穿过的皮尔卡丹西服,此时的皮尔卡丹虽然已经成为了时尚界的新星,但还远没有后世的品牌影响力,年初他去购买的时候价钱还算便宜。徐帆并不喜欢西服,比起正装他更喜欢休闲装。不过金像奖颁奖典礼可是一个很正式的盛会,由不得他不认真一点。 香港电影金像奖创立于1982年,当年正值香港电影新浪潮蓬勃发展之时,金像奖的设立大大鼓舞了电影人的创作,让香港电影佳片涌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港片’”,多年来香港电影作为香港文化代表风靡全球,同样香港电影金像奖也成为华语电影的一大指标。被誉为“中国梦工场”、“东方好莱坞”、“东方之珠”的香港,一直以来都是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的电影殿堂,香江乐土孕育出植根传统中国文化、融汇中西的华人本土电影产业,是全球华人社会中最为瞩目的电影天堂,更筑起仅次于美国、全球第二大的电影生产基地,因此香港电影金像奖一直见证香港和两岸华语电影的发展历程。 近几年来香港金像奖的变化很大,不断的参考奥斯卡的经验,香港金像奖也增加了明星、名导走红地毯等设定。同时,香港电影界开始成立各种专业协会,如香港演艺人协会、香港导演协会、香港编剧协会等,香港电影金像奖的评审委员会也开始纳入多个电影专业团队,评选机制也参考多个专业团队的意见和评分,直到今天金像奖的评审委员会已经有14个之多,越来越向着正规化发展了。 因为金像奖的影响力,晚上五点以后,港府派出了数百警力负责维持出入‘文化中心’附近的几条主干道交通情况,甚至还有摩托巡警亲自引领一些大牌明星的座车驶入文化中心。 徐帆获得了三项金像奖提名,在今晚也算是个大热门,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不过就在云集文化中心的港澳台东南亚数百家媒体上千狗仔睁大了眼睛找寻他的座驾的时候,他本人十分低调的只带上了大黑一个人,步行绕开了外围的狗仔们,直接从侧门走进了文化中心。 今晚的主角不是他,这一点对金像奖还算比较了解的徐帆心里有数。最近随着金像奖提名公布后,香港不少的媒体报刊甚至电影界人士不乏指责跟攻击他的声音。比如一个叫张百惠的年轻导演就直接攻击金像奖的不公,他认为徐帆的电影应该归入今年之中,就算是在去年拍摄完成但是毕竟是在今年年初才上映的。同时他还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金像奖官方很可能受到来自北边的压力,才将他的作品纳入第十一届金像奖的评选中,并且斩获三项提名。 这种呼声跟指责在香港获得了不少支持的声音,哪里都有江湖,有人挺你就一定有人抹黑,香港现在正处于回归前的混乱期。因为过去几十年西方社会的抹黑,香港各界普遍都对回归后还有没有未来心存不安。徐帆的不正常入选‘金像奖’就像一根刺,陈欣健他们的好心可能办了错事,让更多人开始怀疑金像奖收到了来自外部的压力。 跟他八竿子打不到的倪震的《yes!》周刊这一段时间来一直没停下对他的攻击,这贱男在香港一向有恃无恐,老子给他留下了一份庞大且坚固的关系网,而他本人也掌握着香港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之一,对内地的敌视跟徐帆这样的来港内地人的不爽,让他最近也频繁亲自纂稿攻击徐帆本人。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原因,暂时没人知道。不过他恐怕要失望了,因为徐帆很少看少年向的《yes!》,而且他又不是刘锡明那样的需要fans追捧跟关注的大明星。他是个导演,无论是骂名跟攻击都很难影响到他的电影票房,因为指责也会带来票房的。 不过上一次莫名其妙被《yes!》揪着一顿臭骂的事情徐帆还记在心里呢,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等到他再想起来或者注意到的时候,恐怕就没有上次那么轻描淡写了。 第11届金像奖颁奖仪式将在晚上八点正式开幕,徐帆赶到的时候时间才不过刚过六点半,在会场比较靠前的第三排找到了贴着自己名字的椅子就坐了下来,安静的等待着开幕式的到来。‘死亡游戏’获得了本届金像奖上最佳电影、最佳导演跟最佳男配角三项提名。 随着时间的流逝,文化中心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影迷跟歌迷还有记者们。不过渐渐的文化中心内也热闹了起来。毕竟不是每一个受邀前来的人都是大牌明星,有那个走红地毯的资格。徐帆正靠坐在自己位子上闭目养神的时候,一些不是今晚主角的明星之流已经提前从一侧的过道进入主会场。认识徐帆的都主动跟他打了声招呼,香港就这么大一点,而且他还有个有为导演跟‘电影界的罗兆辉’头衔,自然有些混得不成气候的小明星、歌星希望能跟他交好。 一会功夫交换了四十多张名片,伴随着外面接连传出的惊呼声跟掌声,徐帆知道估计是那些大牌明星正在走红地毯。 事实上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周润发、刘德华、成龙、周星驰、徐克等人先后很快进入了主会场内。曾志伟跟陈欣健他们几人的身影不时出现在台前台后。 因为金像奖已经开始电视直播,而且还开通了国际中英等四国语言联播,一组组工作人员一直在四周的角落里架设摄影机等。 七点过后不久,主会场内已经基本上坐满了人。徐帆比较幸运,坐在他旁边的是有过几面之缘的高志森,另一个则是得到过两次金像奖最佳摄影提名的香港王牌摄影师马楚成。三人闲聊了几句,很快时间就到了七点半,一阵灯光闪耀后,周围开始响起了音乐声,当灯光闪烁了一阵聚焦到舞台方向的时候,一个衣着华丽的靓影在一首幽美的旋律中缓缓走上了舞台。 “同是过路,同做个梦,本应是一对;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歌名似是故人来,而演唱着正是九一年便宣布退出歌坛的香港一代天后梅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