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送钱(二合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六章 送钱(二合一)

蔡松林应该是港台娱乐圈大佬中少有的帅哥之一,香港这边曾经有媒体以‘台湾秦祥林’来赞美他。能与二秦中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秦祥林并称,可见蔡松林有多英俊! “华仔你来了,这位想必就是帆仔吧。坐坐坐小姐麻烦你了,按摩就到这里吧!” “好的,先生!” 富豪九龙酒店的专业按摩师退出房间把门带上走了出去,蔡松林从床上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发出一阵噼啪响声。 “蔡生,人我可是给你带来了。怎么样,跟报纸上介绍的一样不凡吧!”刘德华跟他很熟,打声招呼自顾自的去把冷藏柜给打开,取出一瓶红酒来。 “哈哈,82年的拉菲,今天我可是沾了帆仔的光,有口福了!” 他一副馋嘴猫的模样,让蔡松林哭笑不得,笑骂道:“悠着点喝,这可是我最后一瓶82年产拉菲了。” 又看向徐帆点头请他坐下,道:“帆仔别拘束,我跟华仔是老朋友了。这酒猫知道我好红酒,结果我那些宝贝可遭了秧了。这些年我收藏了14瓶82年产的拉菲红酒,一半都进了他的肚子!” 82年是波尔多的“世纪靓年”,这一年产的拉菲红酒一度被收藏界称之为红酒之王。虽然现在拉菲还没有后世那么贵,但是保守估计一瓶也要在20000港币上下,不是一般的收藏家能够享受起的。 刘德华直接拿了开瓶器开了酒,给徐帆两人各自倒了一杯,笑道:“我最欣赏蔡生的就是这一点,再好的酒收藏了最终也是要拿来喝的。我认识一个小气鬼,他不行。酒窖里收藏的路易十三、拉菲、里鹏、帕图斯等等红酒、白兰地都有,就是光见进不见出,现在少数也有收藏了千余,不知道老死之前能不能喝完!” 脸上带着讽刺,徐帆或许不知道,但蔡松林却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端起酒杯跟他轻轻一碰,“好啦好啦,伟仔跟你矛盾都那么多年了还不放下!” 徐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是梁朝伟啊。当年刘德华联络五虎将中的其余几位反抗tvb‘暴.政’,却不想tvb玩了一手各自分化击破的手段,以家庭条件最差又是最孝顺的梁朝伟为突破口,给他提薪攻破了五虎将提薪风波。事后黄日华、苗侨伟、刘德华被冷藏,汤镇业因为得到无线高层的青睐得以免灾却也事业几年原地踏步,唯独梁朝伟一举成为tvb当红男星。 这么多年下来,黄日华、苗侨伟、汤镇业都原谅了梁朝伟,唯独刘德华因为当年被tvb打压凄惨的几乎要自杀的遭遇,一直不愿意原谅梁朝伟。 徐帆接过红酒,“什么名贵的酒到我这里都是牛嚼牡丹、浪费,我不懂红酒,更不会品!” “附庸风雅而已!”蔡松林拿着酒杯晃了晃,他是会品酒的人,竟然仰头十分‘豪爽’的一饮而尽,给足了他面子。 “蔡生说得不错,酒这东西再好,还是拿来给人喝得!”刘德华也学他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品酒家的架势。 徐帆有样学样的仰头灌下之后,屋内气氛倒也融洽了起来。 蔡松林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道:“第七周的台湾票房出来了,算是完美下画吧。恭喜帆仔,你的第一部电影就在台湾突破了四千万的票房,达到了4067万台币!到目前为止,除了斯皮尔伯格的‘铁钩船长’的5094万的票房在你之上外,尚且没有一部电影能够追上你的成绩!” 他笑着伸出手向徐帆进行祝贺,“这也是我来香港的第一个目的!” 徐帆一脸感激,他知道‘死亡游戏’在台湾上映压力不小,尽管这两年内地跟台湾之间民间交流不断,不过台湾高层如那位日本人的私生子总统可是标准的‘台.独’份子,仅从台北地区的票房就能看出来了,整个台湾票房台北一地便占去了将近一半。但是《死亡游戏》在台北的七周票房仅仅只有975万台币,尚且不足整个台湾票房市场的四分之一;而《铁钩船长》仅仅台北的票房就有2885万台币占去了总票房的一半还多。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傻子都不信。 他的电影在台湾如果不是有蔡松林这位黑白通吃的大佬力顶,有那位日本人的私生子总统在,能不能在台湾上映都是个问题。 蔡松林笑着点了点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这部电影很好,大家都吃到了肉,彼此都高兴。这一次我来香港,是把电影的分成带来给你们!” 站起身来示意华仔帮他倒杯酒,蔡松林走近旁边的房间内,过了一会才走出来,拿出两张支票分别递到刘德华跟徐帆面前。因为有合作的关系,他是少数知道徐帆跟刘德华外埠票房分成为五五的人。 徐帆也没跟他客气,新公司刚建立他现在最是缺钱的时候,直接接过一看,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因为这张恒生银行的银行支票上赫然写着一个数字500万台币(约莫折合120万港币)。之前按照徐帆自己的计算,台湾那边票房结束的时候,他大概能够拿到150万港币。实际上这是一种不完善的算法,因为他没有计算台湾那边的发行成本跟学者公司从中收取的15%的发行商代理费。这是台湾片商跟香港电影制作公司之间的一条潜规则,哪怕是学者机构拥有自己的院线,一样可以有代理费拿。台湾特殊时期遗留下来的独特院线制度,让香港除了嘉禾跟邵氏两家在台湾拥有自己院线的电影公司可以不用支付这15%的代理费,其余没有公司可以幸免,无非是个多少问题。 徐帆也是这几天才从岑建勋口中得知了,台湾发行商发行电影时,还要拿走票房的15%作为发行代理费。如果真是这么计算下来,最后到他手里的钱绝不会超过350万台币。 很显然500万台币的分红高了,这么来看,蔡松林大概是放弃了他那份15%的代理费。难怪香港众多知名的电影公司、导演跟明星都喜欢跟蔡松林合作,此人够豪爽、会做人。 “蔡生,这么多?” 刘德华的份子也是一样的,蔡松林接过华仔递过去的酒杯,笑道:“不多了,帆仔的电影多半都是在我的影院上映,跑票赚了一些,就当是我跟帆仔第一次合作的见面礼吧!” 台湾是唯一一个非第三世界国家,却没有形成本土完整电影产业链的国家,连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跟新加坡都不如。盖因台湾本地有一个奇怪的规定,那就是台湾当局可直接抽取电影票房的30%作为捐税。而剩下的票房中,也只有少数几位台湾知名导演的电影可以享受‘五五四五’的待遇,即发行商拿剩余票房的55%,院线拿45%。一般电影公司跟院线的分成都被固定在三七上下。 这么高昂的税收跟离奇的规定,注定了台湾本地电影的悲剧。一部投资成本一千万台币的电影必须要拿到三千万以上的票房才能赚钱。台湾自第一部电影开拍以来,除了四十年代外就只在七十年代出现了几部赚钱的电影,其余都是靠着当局的补助保本。难怪台湾票房不小,91年本地电影却只占了总票房的7.219%。这也是台湾的片商们缘何青睐港片的原因。 “最近我这边确实有些缺钱,蔡生的好意我收下了,日后定有回报。”徐帆道了声谢,公司新立他现在的确很缺钱。而且他的电影在台湾上映蔡松林可是拿了大头赚了不少,倒也收的问心无愧。蔡松林在香港影界的口碑极佳,就是因为他这人会做人,不像威视等几家片商,只管自己吃肉别人只能喝汤,一来二往的两回后,谁还愿意跟他们合作。 蔡松林跟他碰了杯酒,指点道:“谈不上什么回报,我说的倒是大实话,虽然不知道帆仔为什么对分成那么热衷,但其实在东南亚地区,你选择买断赚得更多。就拿徐克的‘笑傲江湖’来说吧,他的电影也是我的学者买断的。一口价买断费是1400万港币,港片最高的买断价格。” “1400万港币!”徐帆张大了嘴巴,“1400万港币你们片商还有赚头吗?” 话刚出口他似乎察觉到了这么询问有些不美,歉意的看着蔡松林:“蔡生,我只是有些好奇!” “没关系,先不说我跟华仔的关系,就凭我跟帆仔这次的合作赚了大钱,你的问题我也能回答。”蔡松林放下酒杯,跟刘德华要了根烟点上,边抽边说:“1400万港币怎么没赚头,不过比分成要少拿不少。我先一百万每家卖给东南亚各国的片商,至少能回本一半左右。台湾那边如果光算票房的话可能会亏损一些,所以在谈判的时候,我把东南亚的录像带发行权全要过来!” 徐帆恍然大悟,台湾跟东南亚录像带市场还是蛮大的,算上票房的话至少能够达到3000万-5000万港币的规模。他心里突然有些心痛,当初如果接受了买断的话,或许要比享受票房分成所能获得的收益更高!分成也是要看地方的,毕竟这里是亚洲市场,无论民众收入还是国家富裕程度都远远比不上欧美市场,比起他后世熟知的那个亚洲市场也要小了不止一点两点。看来重生之后的他还在用以前的老观点来看待亚洲电影市场,也好,吃了一次亏这个教训他恐怕是再也忘不了了,下一部电影选择的时候也会谨慎很多。 “怎么样,后悔了吧!”蔡松林笑道,“其实你也不必后悔,我当初还跟华仔说,你们的第一部电影我给稳妥一点,算上东南亚的录像带版权,给五百万港币好了。结果这么算一下,你看你们至少要少拿一百多万,换算成台币可不要有四五百万。对了帆仔,你们的录像带版权还在吧,我听华仔说你的录像带迟迟都没推向市场,这样可不好,再晚一点连东南亚地区都有盗版,可就亏大了。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第二件事情,这么算吧,我给七百万,是港币,把香港跟整个亚洲的录像带授权印制交给我吧!怎么样?” 徐帆一愣,七百万港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新加坡、日本、韩国等地都是版权保护意识很重的地区,或许在当地也能卖得不错。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立刻就被他压下去了,贪心不足。先不说港台地区他没有门路,恐怕这边正版刚出来那边市场上就都是廉价的盗版了。就算是日韩、亚洲各地他也都没有门路运作,倒还不如吃点亏结交了蔡松林这人。电影圈里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这蔡松林他少不了要打交道的。 当下直接点头应了下来,“蔡生来跟我们送钱,哪有不乐意的。没问题,明天我们抽个时间把合约签了吧!” “好,爽快。咱们合作愉快了!”蔡松林笑起来蛮有魅力的,摇晃着红酒杯跟徐帆轻轻碰了一下,这一次却没有一饮而尽,只是小品了一口咽下。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心情很不错,日本作为亚洲恐怖片跟鬼片的最大市场,如果录像带运作的好一点,未尝不能收获2000-5000万日元的收益,光是一个日本就能让补回成本,其余地区卖的全是利润,难怪蔡松林那么高兴了。 “我那份就算了吧,阿帆,明天你直接去跟蔡生签约吧!”见两人谈妥了,刘德华也趁机开了口,主动放弃了录像带那份属于他的数百万分红。 “别急着拒绝,帆仔,你刚成立新公司,正是急缺钱的时候。我不过拿出了五十万投资了你拍摄的电影,美国那边的关系是你自己联系上的,香港这边的票房我也吃了大头,这么一算,光是投资你的电影,给我带来了两千多万的收益,足够了!录像带那一块的钱你收着吧!” “华哥!”徐帆喉咙蠕动,但是迎着刘德华真诚的一双眼睛,嘴唇动了动,但是他最终还是点了头收下了。正如刘德华所说的,他的公司新立,现在是最缺钱的时候。 曙光的前身‘玛维利克制片公司’那可是个标准的皮包公司,除了几张办公桌跟几个接线员外,连个正式工都没有。他现在不但要购置办公用具,还要拨款给岑建勋让他去招聘专业的剧务、摄影师、灯光、编剧等等,还要雇佣一批设计人才,专门用于设计电影海报跟宣传图片等等;除此外雇佣几个专业的经纪人,还有拥有一批自己公司的签约演员都是现在他要忙的事情 总之新公司成立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太多了。也难怪香港绝大多数的电影公司甚至包括‘天幕电影公司’都属于皮包公司性质的。这两天每天熬夜到大半夜,徐帆计算了一笔账,保守估计要把电影公司能的稍微像样,他至少要先期投入八千万到一亿港币以上。很遗憾,在香港不算上虚无缥缈的电影版权库,资产超过这个数字的电影制作公司,现在只有永盛、嘉禾、东方电影、徐克工作室四家,其他诸如王晶的晶艺都不够资格! 徐帆早早心里有数,蔡松林从台湾来见他恐怕不止‘送钱’那么简单。果然,刘德华开了话头之后,蔡松林也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了下去。 “帆仔,听说你要弄家电影公司?华仔跟我不止一次提过这件事,怎么你连毛狮子(岑建勋)都请到了,看来是准备大干一场!” 他会意,接话道:“没办法,在香港这边没有个公司,新电影的发行跟运作还有宣传什么的都是麻烦事。华哥估计也跟你说了吧,我之前被14k大佬请去喝茶,付出个剧本才摆平了这件事。前两天又有一帮混混来我的电影公司收保护费。如果没有我在南京参军时的一帮战友帮我摆平,恐怕现在剧组都让人给砸了!” 想起被人威胁他眉头就皱起了,重生后对未来大致走向的熟知让他越来越自信,也越来越讨厌被人威胁跟自己无法掌握的情况。 “难怪生得一副虎背熊腰,原来在北边当过兵。解放军的兵了不得,当年蒋光头那么凶,都给赶下了海!”蒋家父子的江山已经失去有些年份了,现在在台湾的影响力逐渐日下,国民党也是一样。也难怪蔡松林敢开玩笑,放在六七十年代,白色恐怖下他这样的商业巨子再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这么说。 徐帆笑了笑,刘德华道:“我是支持帆仔建了公司的,我那天幕现在也就这个样子了。帆仔是很有想法的一个年轻人,这从他把岑建勋说服就能看出来了,我当时听说了也吃了一惊。在香港也许没有比他更好更熟知电影的总裁了!怎么样阿帆,想大干一场,如果资金不够的话,我可以帮一把!” 这话已经很露骨了! 徐帆不是笨人,从之前刘德华放弃录像带分红时他就猜到他的心思,这会刘德华又开口,自己根本不会拒绝。 “蔡生、华哥你们也别笑我年轻、无知,不过对于电影我本人确实有很多想法。港片发展到现在,屎尿屁的文化已经逐渐失去了新意跟影响力,我本人更推崇好莱坞式的海纳百川,我中华的传统文化、亚洲文化、美国精神甚至欧洲文艺等等,港片太需要学习融入新元素了。新的电影公司已经投入了我的全部身家,等录像带合约签约之后,算上新电影的拍摄,我将向新电影公司投入超过三千万。如果华哥还有蔡生,你们不害怕投资了我这个败家子会亏钱,我是绝对不反对多吸收几个投资方的。不过有一点我要说在前面,我答应过岑生,对于他的公司管理权给予绝对的信任!” “香港电影这几年我们都在看着,旁人或许感觉不到,我们这些台湾片商置身事外也许是最清楚的。八十年代初港片一度占据台湾总票房的八成以上,到八十年代末就只有五六成,这两年更是跌到了不足四成。你说的不错,也许港片真到了该改革的时候了。现在有想法的年轻人不多了,有想法又有才华的就更少,有想法有才华又愿意去实干的几乎绝迹了。你要真有心,我支持你。我对公司管理什么的向来没兴趣,华仔的天幕公司就是这样,如果你点头,我也在你的电影公司投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