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高层会议(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章 高层会议(上)

计划赶不上变化,金像奖之后,徐帆决定电影停止拍摄五天,抽出时间来妥善安排公司的发展大计跟总体规划。 他不是个喜欢盲目扩张的人,所以纵使接受蔡松林跟刘德华的投资,也不会放弃自己对‘曙光电影制作公司’的绝对控股权。所以只接受了两人各自1200万港币的入股,付出了新公司35%的股权。 奔达中心‘曙光电影制作公司’的改名已经获得了港府的批准,新公司的狭窄董事长办公室内,徐帆坐在办公桌后面,他的桌子上摆着公司请香港书法大师张大健千金撰写的‘曙光电影制作公司’几个大字,还有他亲自设计的公司标志。把这些交给公司新招募的专业美工设计师,一个叫王达的台湾籍男子。 今年三十九岁的王达原本是香港著名的广告设计公司的美工技术主管,他是前天才被徐帆委托的一家香港猎头公司招募的人才,日后将暂代管理公司招募的专业美工,公司的电影封面、宣传海报等等都将由他跟他的技术组负责设计。 在徐帆跟蔡松林、刘德华完成了签约,并拿到他们两人投资款后,徐帆一次性向公司账户拨了三千万投资款,着实让岑建勋看到了他的决心。现在岑建勋并不在公司内,他被徐帆拜托去拜访之前的一些老下属,希望能够为公司招募一些专业水平之上的摄影、灯光等剧务人员。 王达站在徐帆的办公桌前,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看了看点头,“不愧是名家出手,用这个来做公司的招牌肯定是没问题的。我这就去安排相关人员去订制招牌,至于公司标志设计” 他推了推眼镜,面前的a4纸上,徐帆曾经在大学时学过一段时间的素描,画出来的东西倒不至于太抽象。 “徐董,您设计的公司标志是不是一轮破晓而出的太阳!” “不错!”徐帆有些不好意思,他画的确有点勉强了,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参考意见,具体还要你们美工那边动手。关于咱们公司的标志,我主要希望你们的设计能够突出一种旭日破晓、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扫除黑夜,带来黎明跟新希望的意境。就如同咱们公司的名字一样——曙光、曙光。这一点我们你们能够把握住,以后咱们的电影片头也交给你们设计了,王主管,现在公司草建之初,需要你多担待一点!” 王达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点头应好,拿了他的设计稿出去办公了。 公司总部的大门上面,那块“玛维利克制片公司”牌子被拆了下来,公司已经向厂家订做一块新牌子,只要一到货就会挂上去。 资金到了账户才不过三天时间,原本皮包公司性质的‘曙光’已经焕发了新生机。本来还略显空旷的办公室,现在已经拥有了三十多名员工,就规模来看已经不比天幕公司小了,而且他才不过刚刚迈出了发展的第一步。现在曙光正在大肆扩军中,徐帆不需要一个空旷的皮包公司,恐怕等一个月后公司的大致框架搭建起来,至少公司总人数要突破百余人。 公司成立后的第一次管理层会议是在3月27日召开的,曙光电影公司的所有部门主管级别以上的员工都出席了,当然说起来好听,其实只有六个人而已。 作为董事长徐帆自然也出席了,一向喜欢休闲服饰的他难得一身正装打扮。他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里面是浅蓝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坐在会议桌最上面,徐帆旁边就是岑建勋,毕竟他是公司的总裁,徐帆承诺过,涉及到公司管理的,他只负责一些战略上的规划,管理都交给他来负责。 因为三千万资金的注入,岑建勋现在已经没有了徐帆邀请之初对他的质疑,这个为德宝付出了将近十年青春的男人难得打理了一下他那一头蓬松的狮子发型,看上去倒是精神了许多。 徐帆目光依次落在在座的每一位主管身上,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兼董事长,名义上的最高管理者,第一次管理层会议他是需要首做发言的。岑建勋也没有跟他争夺这个机会,这段时间来尽管他跟徐帆反复的交流了一些对于香港电影的看法跟公司未来的规划,但毕竟都是零星的交流,徐帆本人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以至于他们的交流显得十分散乱。岑建勋也认为,他有必要仔细听听这个年轻人的战略跟规划,以便决定他要不要留在这个公司内。 公司现在高层只有六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徐帆跟岑建勋两人。 其余四人分别为从广告设计公司高薪挖来的技术主管——王达(39岁),他被任命为公司创意广告设计部主管,负责公司的宣传海报设计以及其他图片、广告宣传设计;从tvb监制部门挖来的高层管理孙广臣(44岁)是被任命为公司监制及统筹部经理,负责管理公司招聘的剧务人员、协商片场、设备租凭等等,是岑建勋从tvb挖角请来的。 公关部经理林小西是个三十一岁的年轻女人,她曾是永安银行的公关部主管,长得谈不上漂亮但公关能力一流,未来她将负责公司对外的广告赞助、形象宣传等工作,是猎头公司特别推荐的人才;41岁的财务总监魏大志也是徐帆委托猎头公司招聘的,他之前是大新金融集团的财务主管,是四位新招募的高层中唯一一位曾留学海外并获得剑桥大学mba的高材生。 要镇住这些人,不仅需要公司表现出极强的实力,高层的战略意识跟规划也是一项重点。为了起到一鸣惊人的效果,加强他在公司高层中的形象,徐帆这几天来为此已经做足了准备。 “我喜欢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更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条记下时刻鞭笞自己。世界这么大,60亿人不可能为我一个而改变,要适应这个世界,首先要学会改变自己,主动融入全新的环境!” 被他刻意压低的声音略带着一些磁性,掩盖了他的年龄不足可能造成的影响。徐帆冷着眼神目光一一扫过在座诸位,包括岑建勋本人。他看得很慢,视线在每个人身上都要停留一阵,像是在打量或者将他们看穿一样。 满意的发现在座的几位身体不自觉的坐直,他才继续往下说下去,“我们中的很多人之前并不从事跟电影有关的职业,但是公司不会因为你们没有过相关的经验,就改变了我们主经营方向。电影是我们公司的主要经营方向,希望诸位能够尽快适应陌生的工作环境,融入新公司的大家庭之中。” “在香港,现在有一种很悲观的情绪在蔓延。很多人都认为香港电影已经走过了黄金时代,发展逐渐滞后,竞争更加残酷激烈,甚至连主流媒体跟香港各界都不看好香港电影的未来前景。无可否认,香港电影现在存在种种的弊端与漏洞,当然这些大方面的博弈牵扯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不是我们今天会议的主要探讨方向,如果诸位感兴趣,可以主动跟我联系,大家一起吃个饭,闲暇时聊聊这方面的事。现在,我本人要将个人总结的未来公司发展计划跟纲领大致向诸位介绍一下!” 他站起身来,走到角落里拿出一个书画板挂在墙上! “公司正处于草建的第一阶段,受限于资本及各方面的掣肘,我们暂且要施行较为稳健的发展步子,以逐步扩大公司的影响力为主。在电影投资上,我个人比较推崇香港过去一直施行的‘联美制度’,即独立制片制度!这种制度经过香港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十分成熟,在如今世界第一影都好莱坞探讨未来电影发展方向的时候,都不得不将目光投向亚洲、投向香港,因为我们将‘联美制度’发展成熟,走出了一条有别于美国电影、欧洲电影的独特发展道路!” “联美制度的根本是小成本!何为小成本?我个人在这里暂时给与一个定义,即电影投资在一千万港币以下,没有或少有知名明星加盟、场景较小、应用特殊技术较少,完全以剧情跟想象力以及导演的功力取胜的电影!”他快速在书画板上用油性笔写下几组字,然后打上圈后,转过头来看向在座每一位,“这一类电影因为投资成本较低,风险很小,在此我可以大胆的做出预测,未来联美制度将逐渐发展壮大,成为最主流的电影发展制度之一。” “我以我本人的电影《死亡游戏》为例,这部电影初期成本约莫折合一百万港币,目前在全球已经创造了超过一亿港币的收益,毛收益高达一百倍以上。刨除片商、院线的利润、剧组分红、广告宣传及税收等,最终投资者获得纯利润依然高达五千万港币以上,纯利润多达五十倍。这就是小成本的胜利!” 屋内齐齐一阵抽吸冷气的声音,在座的诸位被曙光电影公司邀请加盟后,或多或少都打听过公司的高层名单,岑建勋跟徐帆都没有对内部保密的意思,至少现在公司高层都知道,他这个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被香港称之为话题之王的年轻人就是公司的老板。 外界虽然对《死亡游戏》的收益进行的种种预测,但是九十年代初的现在毕竟还不是后世那种信息大爆炸的互联网时代,院线跟各大电影公司的第一手数据,不是什么人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如今乍一闻听徐帆亲口提到他执掌导筒拍摄的《死亡游戏》创造的收益率,当真是震惊了在场几位精英人士。在香港能拍出创造过亿收益电影的导演不少,徐克、吴宇森、王晶、黄百鸣赫然在列,但是徐克他们一部电影的拍摄成本近两千万,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不知不觉之间,几位公司新招募的管理层也收束了心里的傲气,看着徐帆的眼神也恭敬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