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层会议(中)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章 高层会议(中)

对于诞生于二十世纪初好莱坞的‘联美制度’,徐帆本人是十分推崇的。他曾经在这一块上下过很深的功夫,为此还研究过美国一些独立制片公司跟黄金时代的香港各大电影公司的发展史,尽管没能耐成书写出什么理论来,但在他的脑袋里,一些理论已经成型。 “有很多人或许会说,低拍摄请不来知名明星,拍不出好电影,这些都是谬论!小成本电影成功的关键无非两点‘剧本’跟‘新奇’!公司未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以拍摄小成本电影为主,但也请诸位不要总指望还会诞生《死亡游戏》这样的奇迹。还有,现在纯粹制片公司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港片过分依赖票房,来自影院的收入占到了港片总收入的79.53%,这个数据还在持续增加中;与之类比的是好莱坞电影,票房只占到好莱坞电影总收入的62.41%,并且这个比例还在逐年降低之中。这表明,美国电影的收入途径在逐渐增加中,而我们的收入手段却日趋减少。所以公司要想从香港数百家电影公司中脱颖而出,并且越来越强大,如何拓宽电影的盈利手段将是我们需要重点考虑的一个问题!” “如何拓宽盈利手段?”一旁岑建勋开了口,话说得又急又快,倒给人一种针对的感觉。 好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徐帆也对他的性子多少有些理解,虽然被他打断了自己的话,却没有生气的意思,继续说道:“这个问题我原本准备留在最后来来谈的,不过岑总既然现在问了,摆在前面说也可以!” 沉吟少许,组织了一下语言,“结合好莱坞的发展模式,加上一些个人看法,我总结了几条需要加强拓宽电影收入的手段。第一,广告赞助。在过去香港电影制片公司很少主动去拉赞助,时代在进步,坐在家里等着别人的广告主动上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在未来我们公司将成立一个大型的团队,当一部电影进入筹拍阶段后,我们会就电影中出现的一些有广告价值的场景派出专门的团队去拉广告,比如我现在的新电影中,有一个建筑师的角色,我们就可以趁机插入一截广告,在介绍的时候提及他是属于哪个建筑公司,就是这么简短的几秒钟,我们可能能卖出一个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广告位!林经理” “董事长”林小西应声而起。 徐帆看着她,“广告公关这一块我希望你能尽快组织起来,如果有需要去跟岑总提。晚一些我会把新电影的相关信息跟你详细介绍一下,电影拍摄周期应该还有不足两周,在两周内我希望能够看到你们公关部的成绩。香港大型建筑公司有很多,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和记黄埔,李兆基的恒基地产、郭氏兄弟的新鸿基地产等香港数十家大型建筑公司,都是需要你们去公关的对象。因为是我们公司的第一次广告公关任务,我给你的要求并不高,能拉到五十万的广告赞助,公关部就算通过了我的考察。公司在公关过程中会拨发一笔专营经费,数额绝对不会高,但作为补偿,你们公关部能拉到的广告赞助,其中的10%将作为福利补偿,用于奖励谈成广告赞助的团队!有没有问题!” 他的话才刚落下,在座诸位便是一阵躁动。公关部可以得到广告赞助的10%分红,这可是个让人眼红的数字。如果真如徐帆所说的那样,他的新电影公关部需要拉到50万的广告赞助,也就想到于公关部立刻就能拿到五万元的分红,这可是笔不小的数字。92年的香港普通白领一年也不过才能赚到这笔钱。 一身深蓝色西服将曼美的身材包裹严实的林小西眼中异光闪烁,“董事长,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拿到广告赞助总额的10%?” 在座诸位的眼神变化徐帆全看在眼里,“不错,公司的宗旨就是多劳多得,林经理可以放心,我会在这两天内跟岑总协商将这一条永久写入公司的员工守则中。广告赞助并不是那么容易争取到的,这一点我想在座的诸位应该心里有数。而且,在公关经营拨款上,为了杜绝一些公司内出现的,公关人员拿着拨款大吃海喝的情况,公司也会压缩公关拨款。这也意味着,公关人员能够得到公司的帮助很少,想要拉到广告赞助,基本上要靠自己的能力!” 能够想到这一点还是平安保险的功劳,徐帆后世曾经接过单子,拍摄过一个地方市级平安保险的宣传片制作。为了拍好这个宣传片,他曾经花了小半个月的功夫认真的研究了一番平安文化。不得不说,作为一个非国营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能够一步步成就保险金融业的巨无霸,它的奖罚制度跟对员工堪称苛刻的鞭笞等手段,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林经理请先坐下,这个话题点到为止,如果诸位有兴趣,随后可以找我跟岑总来谈。我接着往下说,广告赞助是拓宽电影收益的一种手段,除此之外还有多种途径。第二种,电影潜在市场的拓宽。还是以我的上一电影《死亡游戏》为例,电影虽然大卖,但是因为宣传的不足,导致影响力并没有达到我满意的地步。我知道我的这句话说出,应该会有人心中嘲笑,说我这个人是不是有些盲目自大。在香港有接近610万人口,刨除孩童跟老人,假设我们的电影潜在观影人为200万,《死亡游戏》香港总票房为2900万,一张电影票为16港币,也只有180多万人在短短几周内观看过我们的电影。其中刨除了反复观影的人群,这个数字还将减少至100万以下,潜在市场还是很大。” “在这种情况下,录像带的出现即满足了一部分观众渴望重观经典的要求,也拓宽了电影的收入。不过香港地区盗版横行,大量的黑社会势力的介入,导致香港录像带市场利润很小,以至于很多制片公司都放弃了这个市场,将它拱手让给了台湾片商。未来的录像带等市场,我们公司并不会放弃这一块。现在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仅仅本地就已经有二十多万个家庭拥有自己的录像机,如果算上录像厅等,这个数字还要增加一些。一盘正版录像带的成本约在25-30港币左右,售价却在80-150港币之间。这么高昂的价格,自然是竞争不过盗版录像带。据我所知,盗版录像带的成本还在10元以下,售价却在20-30元之间,虽然质量差一些,却挤压的我们这些电影制作公司丧失了八成以上的录像带市场。” 手中的油性水笔快速在书画板上写出几组数字,徐帆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了会议中。 “录像带市场决不能放弃!我算了一笔账,如果我们拥有自己的录像带灌制工厂,那么一盘整版录像带的成本可以压到15港币左右。刨除了中间的代工工厂跟发行代理商的环节,改由公司自己进行直接销售。在美国,有一家叫做戴尔的电脑公司,通过公司直接销售避开了各中间商使自己的利润增加了40%以上,不但增强了公司盈利,地成本也令其商品在同其他公司的商品竞争时始终处于有利地位。电影录像带销售也是一样,只要录像带的售价在25港币以上,我们都是能够赚到钱的。在香港一家小型月产一千份录像带的灌制工厂,只需要一两百万就能拿下来。我会批准公司拨款收购一家录像带制作厂。在未来我们自己生产的正版录像带,将以30-40的价格跟盗版资源竞争。试想一下,如果只需要比盗版多花费那么几块钱,就能买到更高质量的正版商品,谁会去选择买盗版?” “除了收购一家录像带工厂外,公司还需要收购一家小型的印刷厂。之前我曾委托香港一家公司进行市场调查,根据调查现时香港有36%的白领阶层表示喜欢看电影但是却没时间。表示对当红电影感兴趣的教师及金融、地产、医生等工作从业者占了受访人数的42%。我询问了不少公司,现在白领跟精英阶层是香港书籍的最大客户。为了拓宽盈利面,在未来公司需要招聘一批拥有专业水平以上的小说家跟编剧,负责将公司大卖的电影,从剧本润色制作成小说,投放到市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