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渐进尾声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章 渐进尾声

从3月15日在日本上映,《死亡游戏》在日本上映的时间已经过了两周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至少对于新人而言,一部电影能在日本上映半个月达到1.54亿日元(1760万港币)的票房,位居日本三月总票房排行榜第九位可见不错。 近些年来随着港片的没落,每年尽管依旧有数十部港片被日本引进,然而比起八十年代初的每年上百部的引进规模已经缩水了一半还多。而且除了徐克、吴宇森、王晶、陈嘉上等少数几位导演外,少有香港电影再能在日本斩获过亿票房。就拿去年来说,91年日本共引进47部港片,其中取得过亿票房的只有《逃学威龙》、《飞鹰计划》、《跛豪》、《雷洛传》、《黄飞鸿》五部,平均票房2.12亿日元。 能在日本仅上映两周便破了一亿票房,徐帆的第一部电影固然比起同期上映的好莱坞电影票房要差不少,但是比起同期引进的香港电影要好了许多。比他的电影早了五天上映的《双龙会》现在才获得了1.12亿刚刚破亿的票房,如果不是成龙一直是日本最具票房号召力的香港巨星,恐怕他的这部电影真要折戟沉沙了。 当票房数据从东宝那边反馈过来的时候,徐帆也是惊叹失声许久,按照目前这个速度来看,他的第一部电影在日本收获三千万港币的票房还是蛮轻松的。难怪后世国内有人反思,说自94年后失去日本票房是对港片最沉重的打击。现在日本已经隐隐成为了港片最大的海外市场,一部好得电影如果经过宣传,能够在日本斩获的票房还在香港本埠之上。他真不敢相信,过分依赖票房收入的港片失去了日本票房之后,会没落成什么样子! 这也令徐帆多了些心思,为了对抗越发强大的好莱坞,华语电影绝对不能失去了日本票房。现在他在日本已经多了一个‘香港最佳新人导演’以及‘最期待导演’的高帽。这叫他心里多了许多想法,看来他的第三部电影需要慎重考虑一下,最好是符合日本市场需求的大卖之作。如果可以,他的目标是通过三部电影巩固他在日本的票房影响力。不要求成为日本票房最卖座的外籍导演,但一定要成为日本最卖座的港片导演才行。 这么一想他突然有了些想法,为什么不趁现在低价买下一些日本本土版权,然后拍摄电影掠夺日本票房呢? 这个念头自冒出来以后,徐帆便激动的如何也压不下去了。对于日本本土电影他很少关注,但是也记得几部曾经席卷全球,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作品,比如那两部赫赫有名的日本制造——‘午夜凶铃’跟‘咒怨’。 咒怨的编剧清水崇此时还是个无名学生,他隐约记得清水崇是99年迈入电影行列之后又接触了‘午夜凶铃’才萌发了创作这部作品的念头。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现在这部电影完全不存在版权冲突问题。更让徐帆惊喜的是,对于咒怨这部日本最经典、最成功的恐怖片之一的作品,重生前他不止看过一次,无论日本版、美国版还是tv电影版他都看过,只要给他时间,他完全可以将这部作品的大致梗概创作出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完善。 ‘咒怨’的版权是搞定了,另一部‘午夜凶铃’的版权则稍微麻烦一些。‘午夜凶铃’这部曾经被称之为日本恐怖片之最的电影,原小说已经被日本小说家‘铃木光司’创作了出来,现在在日本国内正是热卖的时候。 不过要买下它的电影拍摄版权倒不是多困难。历史上97年日本版电影版权,被铃木光司一千五百万日元就卖了出去,还不足二十万美元呢。就算是后来的斯皮尔伯格购买的翻拍,版权也不过一百万美元。现在‘午夜凶铃’在日本国内才刚刚火起来,这时候去购买版权,应该会更便宜一些。 一想到那部拍摄成本只有一百二十万美元的‘午夜凶铃’未来横扫世界市场的蛮横模样,他便忍不住的兴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么一条,将尽快派出代表前往日本,向‘铃木光司’购买‘午夜凶铃’的电影改编版权。 《死亡游戏》在韩国也终于走上了院线,不过首周发过来的票房只能说是一般。《死亡游戏》在韩国的首周票房只有4.25亿韩元,约莫折合286万港币。差点被正在韩国上映第四周的‘黄飞鸿’以3.17亿韩元的票房追平。 不过首周票房并不能显示什么,毕竟受到广告的影响太大,韩国那边的片商不见得便投入了重金宣传,具体数据还要等到第二周票房出来之后,才能确定这部电影在韩国是热卖还是观众并不买账。 新公司成立后一连停止拍摄忙碌了几天,等到《逃出立方体》剧组重新开拍的时候,时间已经步入了四月。 四月二日,忙完了公司这边的事情,徐帆重新召集《逃出立方体》剧组进行拍摄,接下来的一周中,电影都是在忙碌的拍摄中渡过的。 ……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忙碌,架设完成了外场景摄影轨道车跟地面上的厚厚垫床后,徐帆示意各就位。 “各就位准备,第六场景第四幕,action!” 随着一声命令,剧务推着杜可风坐着的轨道车,控制着镜头的远近变化。这一幕拍摄的是被困于立方体中的一行人经过反复的摸索,终于走到了位于立方体最边缘的地区。一行人用身上的衣服拧成了一股长绳,周海媚扮演的护士自告奋勇,顶替了周慧敏跟林国斌出了立方体往下面探索去。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磨合,剧组之间的配合已经十分不错了,最让他欣慰的还是林国斌的演技。在主动‘提议’自己出了盒子往下面的未知空间探索去的时候,林国斌的眼神跟肢体的细微动作活动十分频繁。充分的将一个不想自己涉险又含藏心机的‘坏人’形象扮演的入木三分。 自剧组重新拍摄以来,林国斌一直都是剧组内忘词最少的一个,而且演技也有上升的趋势,看来剧组停拍的这段时间里,他没少花功夫在剧本跟琢磨演技上。 也多亏了他的努力,让徐帆追赶进程的速度顿时快了不少。 “你知道他们何时开始把人关进这里来吗?” 一边往自己身上系绳子,周海媚还不放过跟她争执、被她嘲笑了半天的林国斌,追问道。 林国斌脸上一板,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没有回答。旁边的林俊贤接过话茬,“几个月前吧?” 他虽然回答的不经心,但是语气却十分肯定。旁边跟他错身的林国斌又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不过却没说话。 倒是周海媚,似乎是因为林国斌没有跟他争嘴,有些情绪低落,“还不算久,对于人漫长的一生而言!” “我认为太久了!”林俊贤回答,声音很轻很淡,有种看开了一切的感觉。 为了拍出这种感觉,这一幕整整重拍了四次,总算才达到了徐帆要求的感觉。 一段简短的交谈场景后,周海媚穿过那洞口往外面探去。这一幕场景在第一层拍摄完成后,徐帆迅速叫停剧组,收拾了东西上了二层,还要拍摄一组攀爬的戏。 杜可风将镜头逐渐拉近,毕竟当初为了节省成本,徐帆只委托艺力公司设计建造了上下两层四间立方体房间,算起来最多也就八米多,要达到那种看上去有无穷无尽数百层的规模,还需要后期剪辑跟部分电脑特效虚化。当然,杜可风的摄像镜头控制也能很好的掩饰一部分。 尽管周海媚并没有恐高症,不过让一个女人在高达七八米的地方爬来爬去。就算是有吊威亚进行保护,难免心里还是有些胆寒的。为了拍好这一组戏,整个剧组光是技术准备就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