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事故(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章 事故(上)

我还有七章存稿,不过有读者说我感情戏上有问题,这两天新敲了一些章节塞进来。等这波感情戏完了后,我来一波爆发!—— “海味,不用担心,我们下面加垫了两层厚厚的棉垫还有几幅厚棉被,刚才两个工作人员也演示了,就算是从五六米高的地方掉下去,也不会出现摔伤等问题。何况还有吊威亚在进行防护,你只需要注意一点,完全不会存在什么问题!” 尽管剧组人员已经不止一次向她演示了防护措施的无碍,不过周海媚依旧面色有些发白,拍摄耽误了许久,才继续往下拍摄下去。 “导演,我准备好了!” “ok,你这边准备好了,我们就继续下去!” “action!” 镜头一点点的变化中,面色有些苍白的周海媚倒是符合那种只身犯险,爬出相对安全的立方体,前往未知区域探险的护士形象。 “我要开始了!” 随着周海媚深吸一口气,其余几人点头回应,大家缓慢的向前移动,将她一点一点的向下面放下去。 一组外镜头,周海媚在沿着立方体建筑的尽数外壳不断往下攀爬中。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些惶恐跟不安的表情,下方正坐在监视器后面查看的徐帆心中有些好笑。他们用衣服绑上的‘绳子’足足有六七米长,也就是说,其实周海媚真实与地面的高度在三米内。先不说地上还铺着半米多厚的垫子跟棉被,她距离地面的真实高度其实还不足两三米,就算是真不小心摔下来了,也完全没有一点问题。更别说她身上还有吊威亚的保护! “过!” 这一幕的拍摄很快完成,接下来是下一幕,因为需要用到双镜头切换,徐帆跟杜可风进行一番商量后,决定先行拍摄完立方体内场景。 这种要求对于演员的演技要求比较高,无可否认的一点那就是香港很多明星跟演员都是草根出身。因为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演技培训,这导致他们在无境演技跟静态表演上的功力跟内地各大电影学院受过专业培训的演员之间差距不小。这一幕本来在徐帆看来是很简单就能过去的,然而,林国斌、周慧敏、吴镇宇、林俊贤他们却反复的被cut了数十次。不是表现的太过生硬跟做作,就是表情跟神态达不到他的要求。 “停停停,大家都停下来!”徐帆认为他有必要给大家指点下什么叫做单场景表演。 “大家都过来一下!” 将大家伙都集中到一起,徐帆皱眉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因为技术上我们达不到要求,所以只能靠剪辑跟表演上来完成这一场景。所以,这一幕剧情我将它分为室内、室外两幕系,看来我有必要跟大家说一下!” 看了看吴镇宇、周慧敏、林俊贤,视线在三人身上只停留短暂一阵,“海哥、薇薇安还有靓俊,这一幕对于你们三个的演技要求不敢,你们只要动作不要那么僵硬跟做作,这一幕就过去了。国斌,这一幕戏海味最难演,除了海味剩下就是你。你来监视器这边,看看刚刚你那是什么神态。我们打个比方,现在悬在外面的就是你最亲近的人,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应该要用出全力去想办法拯救他?不错,我对他们三人的要求就只有这一个。但是你是一号男主角,前面这些你都要表现的跟大家一致。只有在立方体震动,大家都没站稳,绳子因此而跌出去这里,你才要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一些,明白吗?” “这一幕戏是后面场景中最难拍的一幕了,咱们只要拍完了这一幕,很快电影就能拍摄完成了。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多琢磨一下演技,内地电影学院在表演课上,老师要求学员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不给你任何的道具,指定给你一个角色,就要你表演它。很多人都是反复琢磨演技、揣摩他们要表演的人物处境跟心理,才能达到老师的要求!我也希望大家多想想,多设身处地的揣摩一下演技咱们争取尽快拍完!” “好的,导演!” 就算有他给的指点,光是这一幕也反复拍摄了一天多,才总算达到了他的要求。 在这一周的拍摄期间,三好一坏四个消息接连传来。 蔡松林不愧港台首席娱乐大亨,从他手中买断了《死亡游戏》整个亚洲的录像带发行权之后,只用去了一周的时间,第一批包装精美的正版录像带便正式登陆港台地区。在台湾一盘录像带的售价为350台币,在香港它的价钱为90港币,尽管价钱不低但市场销售火爆,借助各销售网点的覆盖面,首日仅在香港地区便卖出了4200盒。 来自日本的第三周票房也是徐帆收到的好消息之一,许是受到了美国市场的影响,在日本上映的第三周《死亡游戏》票房不降反升,出现了小幅度的票房反弹,以6700万日元位列本周日本票房排行榜第六位,三周总票房达到2.21亿日元(2526万港币),几乎快追上香港本埠的票房了。 收到消息之后他倒是兴奋了一个晚上,不过并没因此而自满。要知道去年徐克的《黄飞鸿》可是在日本创造了8.47亿日元的变态数据(约9680多万港币,是他在香港票房的三倍多)。而李连杰八十年代初在日本上映的《少林寺》,更是在日本凶残的斩下了36.21亿日元的票房,自80年代以来一直牢牢稳坐华语片日本票房第一的宝座,至今无人能够打破! 第三个好消息来自美国,4月5日,徐帆最重视的美国上映总算拉开了帷幕。《死亡游戏》最终4月5日在美国首发上映的院线并不只有之前米拉麦克斯高层‘艾米-科维奇’向他透露的87家院线。盖因为这部电影在亚洲地区的热卖,同样也引起了时刻关注亚洲市场的美国那边的重视。结果经过米拉麦克斯公司的努力,到了4月5日上映时,美国那边已经有142家院线同意放映这部来自亚洲的新鲜独立电影。 在美国,《死亡游戏》的英译为《杀人游戏》,老美跟中国人一样,拥有不错的改名能力,不过电影能得到r级评级倒是不错,至少美国总数高达600多万人的17岁以下年龄段市场,电影不会因此而错过。 4月5日首日上映票房成绩还不错,米拉麦克斯公司掏出了一笔钱进行宣传,加上美国不少报纸都对这部在亚洲热卖的新奇电影感兴趣,首日愿意掏钱进入院线观影的美国观众不少,142家院线平均上座率突破37%,单日票房达到39万美元。当然不可否认的是5美元一张的票价让它对比同期上映的美国电影,据有很大吸引力。毕竟有着三到五美元的差价,在美国为零花钱而犯愁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 事实上,美国不少影评家都盯上了这部电影。对于这部在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上斩获不菲的作品,很多影评家多少有些好奇,他们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能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连斩三奖的同时,还能在亚洲市场大卖热销。 “这是一部非常血腥和野蛮的电影,它不可避免会使部分人感到恶心,如果一部恐怖电影让人产生这种感觉,那意味着它已经成功了一半。一个病态又疯狂的杀人狂,各种怪诞又恐怖的杀人方式,一个意味深长的中心主旨,成就了年轻香港导演徐帆的这部杰出处女作。令我十分惊讶的是,它真的不是好莱坞的导演拍摄出来的吗?哦,抱歉,我不是歧视香港导演。只是他们看上去更擅长拍摄功夫片!就像布鲁斯李跟杰克成那样!” 来自《芝加哥太阳报》的专业影评家罗杰-约瑟夫-艾伯特,是最早关注这部来自亚洲电影的美国影评家。当《杀人游戏》在美国上映的首日,他是唯一一名买票前往观影的影评家,并在全美拥有一定影响力的《芝加哥太阳报》上,为其撰写了一篇影评。 “出人意料的结局,超出常理的疯狂。大多数人活着都不知道心存感激。但是你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当剧末变态杀手冷漠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哦,上帝。我想我差点被吓尿了,请诸位原谅我的粗口跟脏话,但我认为我发现了一部被忽视的经典,这部来自亚洲素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香港的电影让我吓得语无伦次。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疯狂的杀手。一个很有才华跟想法的导演,我想我读懂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当现代都市的钢铁森林束缚了人类的精神,当各种文明疾病袭来时,你要注意你的身边。他很可能就在你身边,而若不珍惜上帝赐予的美好生活,下一个被邀请参加他的‘杀人游戏’的,就是你!” 影评来自《洛杉矶时报》的电影评论员帕特里克-戈尔茨坦,他在4月7日《杀人游戏》在美国上映院线突破一百五十家,总票房达到两百万美元时,踏入了影院并发现了这部电影。因为他曾在今年3月20日《本能》上映时给出出色的影评获得全美关注,当他对《杀人游戏》的影评在《洛杉矶时报》上见报后,令其迅速得到了美国影评界的关注跟美国观众们的好奇。为票房的大火贡献了一把力。 徐帆时刻关注着美国市场,尽管因为时差跟92年互联网尚未普及,导致他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来自美国的准确数据。但哪怕只是已经跟他逐渐熟悉的艾米-科维奇兴奋打过来的一个电话,都能让他高兴许久,满心都是对美国首周所能创造的票房的期待。 不过相比日美两国票房,《死亡游戏》在韩国的第二周票房依旧不温不火,反而没有港片主流的武打跟黑道、警.匪片热卖。第二周周票房小幅上升约有5.39亿韩元,约莫折合360万港币。 在韩国市场受冷让徐帆好心情稍微淡了一些,因为片商那边已经从中赚到了钱,所以到没有立刻就削减院线跟上映时间的意思,不过根据分成协议,如果票房不能突破1500万港币,那么选择分成他在韩国是没有买断拿钱多的。这叫他心中再一次惊醒了一些,看来即将完成的第二部作品,有必要做好市场调查跟分析,再考虑到时候是选择买断还是分成赚得更多。

上一篇   第四章 渐进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