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事故(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章 事故(下)

我会告诉你们都猜错了吗?暧昧对象不是温碧霞而是周海媚,木有错,香港前有‘双秦恋’在前,我打算炮制一桩‘双周恋’—— 4月11日,拍摄还在继续。室内场景已经拍摄完毕,开始了室外场景的拍摄。 “下面什么都没有!” 经过了科班出身的徐帆几天的指点,周海媚的无人场景表演能力直线上升,即使她知道现在是单拍自己这一幕,也已经能够做的很好了。 “你们握紧一点,我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碰到那边!” 几天的‘荡秋千’经历,周海媚已经逐渐适应了在高处攀爬,没有听到下面导演徐帆喊停,周海媚松了口气,知道刚才的表演过了。当下一蹬冰凉的钢铁墙壁,向着另一侧的墙壁荡去! 勒紧她的绳子应声下坠了一些,立方体内工作人员现在控制着绳子,因为室内场景已经拍摄完成,两部分虽然是分开拍摄的,但是在事后剪辑会完成后续工作的。 “不行,大家支持住,我再来一次!” 她猛地在墙壁上蹬了一下,应声向上面喊了一声,又向对面的墙壁荡去。 “好了,再来一次我就能摸到它了!” 依旧没有听到导演叫停,周海媚紧张的心情总算放松了下来,任谁为了拍摄一幕耽误了四五天的时间,心情都会紧张起来。毕竟你一个人的出错耽误了大家跟整个剧组的时间,周海媚是这一幕最重要的角色,这段时间来剧组拍摄进程停滞,她不可避免的要负主要责任。 第三次起跳之后,徐帆兴奋的高呼了一声,“过” 这一幕困扰了他们几天的剧情,总算是拍完了大半。 “ok,道具组检查吊威亚,准备最后一幕拍摄。海味你先休息下,国斌,你准备了,等一下将是你们两人的个人场景拍摄。” 总算拍完了最困难的一幕,徐帆也松了口气。虽然不是第一次执掌导筒了,但是这一幕剧情的拍摄难度可真不低,以至于耽误了这么多天,才总算拍摄完成了七八成,就剩下最后一点了。 吊威亚吊着周海媚从五米高的地方慢慢落下,她的面上明显有些苍白。毕竟人类是陆生动物,悬在半空中不能脚踏实地的感觉的确很糟糕。 “导演,我没问题!不需要休息了,趁现在一鼓作气,把下面拍完吧!” 终于站在了地面上,周海媚高悬的一颗心总算是稳定了下来,在跟她小姐妹一样亲昵的周慧敏的搀扶下,小声说笑了一阵之后,拒绝了徐帆让她休息一阵的提议。 都说美人胜花娇,脸上带着些病态的苍白色,果然魅力大增,不止徐帆感觉养眼了,就连剧组的不少剧务都围在她身边献殷勤呢。 “先别急,为了安全,道具组那边还要准备一段时间。来点香蕉跟热牛奶吧,香蕉中含有的钾元素能帮助人脑产生5-羟色胺,促使人的心情变得安宁、快乐,热牛奶同样可以缓解紧张心情!” 打了个响指,让剧务那边把他准备的一些水果跟牛奶拿来,徐帆递给周海媚。 周围的人全都惊讶的看着他,周慧敏轻露贝齿诧异道:“导演懂得真多!” “干这一行的,什么都得懂一些!”别看徐帆年轻,可重生前在内地他可是挡了十来年的剧组,没有一技之长如何能够从数以百计的剧务中脱颖而出,赢得导演跟制片人的青睐。他不但寻常爱看书,对各行各业谈不上精通但都能说上一些,还有一手上佳的保健、护理跟急救手段。当年跟着《铁道游击队》剧组的时候,一场爆炸没处理好,若不是他精通一些紧急处理手段,恐怕几个替身演员就要落下终生遗憾了。 “谢谢,不过我不喜欢吃甜食!”周海媚摇头拒绝了。 徐帆眉头微微抖了抖,只将牛奶递给了她,“明智地选择,糖分是任何爱美女性的天敌!” “嘻嘻” “哈哈” 他的幽默感倒是冲淡了一些紧张气氛,几个主演人员坐在一起暂时休息起来。 “老杜,这一幕场景硬性技术上我们达不到好莱坞的水平,你看如何才能让只有两层的盒子看上去有数百甚至数千层?” 澳洲鬼佬杜可风来到香港已经很多年了,粤语这边他已经十分习惯了。放下他心爱的摄影机,对着旁边的巨大建筑看了一阵,道:“导演,我可以先拍摄出来一组单一镜头。如果要达到你要的效果,后期需要剪辑师通过单一镜头重复进行组合剪辑,应该能够勉强达到你要的效果。不过香港有这水平的剪辑师不多,麦子善算一个,要能请到张耀宗就更好了!” 张耀宗跟麦子善都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剪辑师,其中张耀宗是香港第一个有资格将自己名字印在电影中的名剪,而麦子善是第二个。 徐帆心里盘算一阵,点头道:“张耀宗那边有点麻烦,张老已经金盆洗手三年了,我恐怕很难请到他。不过老麦应该没问题,他虽然是徐老怪的御用金剪刀,但每年都要外接几十部电影剪辑。回头我去跟他提前联系下,让他先做好准备。” 29年出生的张耀宗已经金盆洗手几年了,不过麦子善倒是正当壮年,今年的第十一届金像奖他刚刚凭借着‘黄飞鸿’的精彩剪辑一举夺得‘最佳剪辑’奖,是现在香港最著名的金剪刀。不过他这人收价一向不低,剪刀一亮最低十万,一些大制作还要三四十万的高价,一般人真不敢用他。 但贵一点也得请他,香港这边的特效技术差了点,徐帆要想新电影的拍摄效果不差于原作,只能靠剪辑来满足他的一些要求。 “麦子善行!”杜可风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尤其是他是外国人,说粤语的时候总有些阴阳怪气的感觉。以前刚来香港时他参加香港本地的节目,有节目主持人拿这一点取笑过他一次后,喜欢跟人聊天的他就沉默了下来。又是一个不懂港式幽默的人。 “国斌,我再重复最后一遍,你扮演的是个心机阴沉的坏人。你可以让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发现你是坏人,也可以让将死的‘护士’发现你是坏人,但是不到你该暴露的时候,你只需要微微露出一点马脚来,让别人对你产生些许怀疑。这一幕戏我对你的要求不少,总结起来其实只有一条。你只需要在成功‘谋杀’了令你不爽的‘护士’后,微微露出一点内心喜悦的感觉来。你要让怀疑你的人能感觉到,你并不为自己的一个同伴死亡悲伤。明白吗?” 趁着休息的这段时间,徐帆也跟林国斌交流了一下,那边,道具组已经检查完,喊了一声,“导演,一切ok!” “ok!”拍了拍手掌把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道具那边已经检查完毕,既然海味这边没有问题,我们加快拍摄速度,争取一周内结束拍摄吧!” “好!” 这一幕戏是拍林国斌暗算周海媚,害她跌下无底深渊之中的场景。 拍摄难度并不高,就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吊威亚那边徐帆特别叮嘱反复检查,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剧组出现了什么伤亡事故。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海媚一脸病态的苍白色,化妆师刚刚给她脸上补了些装,倒是将一个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被吓得不轻的形象表现了出来。 “鬼才知道这东西到底怎么了,它刚刚动了一下。”林国斌咬牙切齿的慢声回答,一字一蹦,给人一种说话十分吃力的感觉。 “你快点上来,我的手快没知觉了!”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房间内顿时一阵惊呼声,周慧敏惊喊道:“你快点上来,抓住啊!” “快把他往回拉!”是林俊贤的声音,像是在怒吼一样。 周海媚被他吓了一跳,连忙道:“快抓紧我!” 在死亡的威胁下她的速度骤然快了不少,飞快的向上面攀爬上去。 监视器前,徐帆满意的点头。不错,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几位主演的演技都在飞速的提升中。周海媚作为tvb的一姐,尽管之前拍摄的都是些烂片,但无可否认她的演技还是蛮不错的。前几天的拍摄连续卡了几天,现在总算又恢复了以前的拍摄速度,有些场景可以直接过了。 没听到叫停的声音,几位主演也知道导演对他们刚才的表演没有意见,自然顺着剧本往下演下去。 周海媚顺着绳子一阵攀爬,眼看着就要到达塞门处,突然间她伸出手来希望林国斌能够抓住他,却意外的发现,他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凶厉跟不怀好意,那脸上的冷笑一瞬间让她明白了些什么。 “不不不”,低声摇头向他伸出了手。 可惜,她的手却跟林国斌的手擦过,他根本没有要拉她一把的意思。反而林国斌的另一支手却猛地敲击在周海媚紧握着绳索的那支手上。 “你” 受此一击,周海媚顿时把握不住抓住绳索的那只手,带着不甘与怨恨的声音,往无底深渊跌落下去。 “不”林国斌‘就势’一声怒吼,将她的声音盖了下去。镜头中最后一个表情,他的面上冷笑跟不怀好意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伤心、自责跟痛苦。仿佛是在自责自己没有抓住队友,而导致她跌下无底深渊一样。 “啪!” 周海媚跌落在沙垫上的声音传来,下面徐帆大吼了一声,“过!” 他兴奋的挥舞着导筒,“ok,这一幕过!” 不容易,为了这一场可能在电影中不足两三分钟剧情的拍摄,他们先后几乎付出了一周的时间,总算将这部电影中,最麻烦也是最棘手,最难处理的一段拍摄完成了。往下的剧情拍摄已经没有多少难度,再给他一周的时间,完全可以结束电影的前期全部拍摄了。 “万岁!” “太不容易,总算过了!” 这几天反复重拍这一场景,不止他累整个剧组都累,闻听他点头说通过了。整个剧组都兴奋的欢呼了起来,太不容易了!香港电影的拍摄中除了少数一些文艺片导演毕竟注重演技外,基本上都是老大粗,哪有几个对演技跟真实性如此苛刻的! 不过欢呼声中却少了一个人,当徐帆本人都还没能从兴奋中走出来,对着监视器翻看刚才拍摄场景的时候。突然间,他听到了几声惊呼声,而且惊呼声越来越多。抬起头来一看,才发现已经有几个剧务跟场景把刚刚摔下来的周海媚处围了起来。 听着七嘴八舌的关切询问声,他心中猛地一沉,出事故了!

下一篇   第七章 送美回家